理智爱疯狂

脑洞癌患者,极度厌恶抄袭星人。
骂人爱好者不要找我。
纯正小言脑,爱与美不可分割。
更期不定,欢迎留言。
最后一句,一号多用,super杂食,杂杂食。

【火影/带卡】三生三世辉夜姬 一心一意卡卡西 第一幕

*

*

*


原名 第一版《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本文CP是漫画《火影忍者》中的: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第二,搓手拜谢,看本文之前看一下字匠对OOC的基本理解:

■字匠一直觉得OOC就是所有同人文化的起点,但是绝对不应该成为终点的存在。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可转载,不可抄袭,做人底线,不可轻弃。

 

■字匠当然是热爱他们并且以此为动力才开始同人创作的,但这毕竟和原著不同,以原著中没有明显的YY线为主线,对人物自然会一定限度上的原创化小言化。

■若您喜欢,留言或红心蓝手之类的您随意,当然最好是留言沟通,有助于更好的改进字匠的文字水平和人物塑造,将来可以用更好的文字让看客看得更舒服。

■而且与人沟通的确是可以激发继续填坑的欲望,只能说,人啊,还是很虚荣的!!

■字匠当然首先是写来图个自己开心,能够众乐自然是好的,不能的话,拜托您点“×”。

 

第四,根据字匠对自己的了解,这很有可能最终也会成为一篇大坑。

直到字匠的懒惰胜过了动力,脑洞圆满那天也许就会突然间放弃了。

所以,各种意义上的,慎重跳坑。

 




+++++++++++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1】

 

仿佛天地间突然没有声音了一般,那双平静无波的死鱼眼落入了我的眼内。

耳边瞬间响起急剧的鼓动声,几个很不好的词汇在脑中疯狂闪动着,跳跃着,让我难以接受,满心排斥:

“水性杨花!”

“见异思迁!!”

“三心二意!!!”

“花心大萝卜!!!”

 

宇智波带土,你疯了吗,那可是你视为眼中钉的对手,不论刮风下雨坚持不断训练都想要超过的人,讨厌到一见面就满肚子莫名火遁想要往外冒的家伙——旗木卡卡西呀!!

而且什么什么水性杨花??!!那个词可是用来形容女生的,你怎么能用在自己的身上!!

你忘了你的野原琳女神吗?对琳女神不专一,你会受到报应的!!

快向琳女神道歉!!

道歉!!

歉!!

………………

…………

……

 

 

 

回音仍在耳边环绕,神思终于有了松动,我放弃了混乱重新开始用头脑来思考眼前的事情。

嗯嗯…………

以上的内容,不过是一瞬间脑中被充斥的想法,爆炸在脑内排列着组合内的每个文字,大开大合的跳着乱七八糟的舞蹈。

但现实中这瞬间的空隙却给我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让我在那一瞬间完全的愣住,没有了任何的动作,时间仿佛在我身上停止了一样,直到某个人的声音胜过了“琳女神”,如穿刺一般,传入了耳内:

“喂,带土,宇智波带土……”

冷淡的音质,略低的音量,带着搔痒的效果冲入了耳道内,我的头仿佛变成了傀儡般带着“吱吱嘎嘎”的杂音慢慢转向了这一切的发源处,看到了那双刚刚带我进入了一片新世界的死鱼眼里难以捉摸的眼神,白皙的肤色,以及下面被面罩遮住的半张脸。

没错,就是这个可恶的家伙……

旗旗旗旗旗旗木木木木木卡卡卡卡卡卡西西西西西!!!

嗓子简直像铸了水泥一样无法发声,被对方紧盯着又太可怕,只好僵硬着将头又转回了原来的方向,拉下额头上的护目镜,深呼吸了一大口气,转身向反方向跑去,逃离了这个地方。

 

觉得离开的足够远了,我拍了拍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狂跳不已的心脏,摘下了护目镜,感觉里面湿湿的还带了点雾气。

耳边传来了“啧!”的一声——

发声源是我自己……

点点点……

 

这这这……这才不是眼泪呢!!

仰起脸,掏出随身携带的眼药水,滴了几滴在眼内,再度低下头回归平视。

这是眼药水!!

 

 

 

让我们来重新回顾一下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旗木卡卡西,天才忍者。

真不想承认!

根据我知道的信息……

好吧,我知道的全村人都知道,也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总之总结成一句话就是:

天才忍者。

 

而我,宇智波带土,嗯……

目前只是个普通忍者,尚在忍者学校学习中。

虽成绩一般,但梦想远大——

对,我要成为火影!

然后把护目镜和写轮眼一起刻在火影颜岩上,震慑四方,让别村的人都不敢随便进犯木叶隐村!!

 

拍拍仍旧疯狂跳跃着的小心脏,感觉一滴汗水划过耳边,深呼吸了很多口气还是缓不过来。

记得早上出门时我的心理活动是还这个样子的:

啊,天气真好!去训练场修行吧,午饭就选那家店最喜欢的三色丸子,下午还可以找琳女神一起去玩,嗯,真是圆满的一日安排!

 

然后没过多久,故事就发生了转折——

这是一条平常走人不多的小路,我特意绕到这个地方就是想享受一下难得的悠闲,看着街边大树下面的点滴阴影,再次感叹今天的阳光真好。

可走着走着,就听见前面似乎有金属碰撞的声音,速度很快,经判断应该是手里剑对决,好吧,你们在这里打吧,我就不凑热闹了,急走两步打算在前面的拐角处转个方向,绕路而行。

可是,刚刚从拐角露出一点点身形,一道破风之音加上小点黑影出现在眼前,想都没想,身体迅速反应的低身躲过,再回头,插在对面墙上的是一把还在颤抖的苦无。

这帮家伙疯了吗,我有些生气,猛地站起身就想要冲出去给对方个教训。

再次踏出拐角的墙壁,眼前就出现了卡卡西从街边树上跳下来踹了位于其下方之人一脚将之踹倒在地的缓慢镜头,细腻画面——

微风浮动,点状阴影闪耀,跃动着灰白色的头发,黑色飘逸着的衣服,轻松的姿态还有那长长的半遮面罩的围巾,而在其上,是一双仿佛闪耀出莫名光芒的死鱼眼。

对,就是那双落入我眼界内的死鱼眼。

 

半遮面所以看不到表情,但眼神却是直冲着我这个方向而来的。

然后我就定住了,脑中一片混乱。

不知所措,不知所想。

最后,逃跑了。

 

虽然自己十万分的不愿意承认,但刚刚的确是脑袋空白直觉反应的转身逃跑了。

好了,回忆完毕,现在来仔细思考一下,整个事件中的问题所在吧。

 

刚刚的感觉,是什么?

捂住胸口,感受到终于开始渐渐转缓的心跳,我认真的问着自己。

对某个人或者某个画面觉得很美而愣住这种事情,只有可能发生在琳女神身上,其他人绝对不可能。

可是,我刚刚看到卡卡西的时候,究竟是在想什么又发生了什么呢?

无解。

点点点……

 

背靠墙壁躲在阴影处,乱转眼睛扫描着周围的环境,我努力的在寻找可以让我转移想法的事物,嗯,左手边有一位提着重物的老奶奶。

收敛了心神,我笑着向她走了过去。

卡卡西什么的,一边去吧!

略略略略略略……

 

 

 

 

 

虽非我愿,从此以后我的生活还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嗯……

从那一天的事件后,我开始会在莫名其妙的时间点上莫名其妙的想到卡卡西的事情,并且在和村中老人们的交谈时会莫名其妙的询问有关旗木卡卡西的事情。

当然多数人都是没有什么新消息告诉我的,但是我却无所谓,还是会各种询问,而且还听得津津有味,即使是重复的消息,从不同人的口中听到仍旧会给人不同的感受。

我认为我已经脑筋不正常了。

 

而且还不敢和琳女神探讨这件事情。

呜呜……平时几乎无话不说的女神啊,我竟然要对她保有秘密……

毕竟原本讨厌卡卡西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是我女神的男神。

作为女神的忠实追随者,能忍?

作为坚守着卡卡西一生黑的女神的忠实拥护者,能忍?

作为拥有写轮眼血继限界的宇智波带土,将来立志要成为火影的男人,能忍?

不能也得忍……

谁让野原琳是我的女神呢。

很多次看着她盯着卡卡西时快乐的眼神以及表情,我陷入了不快乐。

尤其事件发生以来,这种不快乐仿佛多了一些意味,虽然我还不清楚是什么,但并不影响我讨厌卡卡西这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应该吧……

 

“旗木卡卡西对宇智波带土!”

猛地一惊,神识归位,想起来现在我还是在上课当中,训练场双人比试演习的课程啊……

而且还是我对卡卡西。

以前我是怎么与卡卡西的比试的来着?嗯……别回忆,不要想起来,肯定没发生什么好事!

就当是忘了,反正次数也不多,但今天要怎么做我可是一清二楚。

听到四周安静下来的环境,以及四方小声的讨论什么“吊车尾和天才啊……”“结果很明显啊……”之类差不多意思的话语,我奋力的踏出了一步,站在了直面我的卡卡西的面前,举起了右手——

“老师我弃权!!”嗯,声音洪亮,保证每个人都能听到。

“……”师。

“……”卡。

“……”众。

“……”我。

“……”师。

“……”卡。

“……”众。

“……”我。

 

“你,带土你……”老师的声音颤抖了,我抬起了头,没有带着护目镜的眼睛坦坦荡荡的看着对方。

“宇智波带土,这已经是第几次你和卡卡西的比试中弃权了,这次绝对不行,你再弃权我算你零分!”

我低下了头,佯装着苦思了一会,重新抬起头,给出了早已下定的结论,“老师我还是弃权!!”

谁都不能改变我的想法,开玩笑,在心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我绝对不和卡卡西扯上任何关系。

“喂,吊车尾的,你……”

听着对面卡卡西的声音以及内容,我猛地打断他的发言并再次举起了手,“老师,卡卡西他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师。

“……”卡。

“所以我必须要一定要绝对要弃权!”拉高音量最后说了一遍后,我转身回到了人群之中,队伍之内。

反正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在与卡卡西的比试中弃权了,习惯就好。

听着那边语气诡异的老师宣布卡卡西不战而胜的结果,一双温暖柔软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回过头,看着琳有些担忧的眼神,“带土你和卡卡西……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笑了出来,“怎么可能呢,当然没有了。”

对啊,怎么可能呢。

从那个事件以后,我甚至没有和卡卡西说上一句话。

即使我们是同班同学。

 

本以为还能慢慢的思考出问题的答案,时间却以它最轻松的姿态向前推进——

卡卡西跳级提前毕业。

给我以及我的同届同学们都打了一击响亮的猛钟。

不愧是天才,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大树上的一只乌鸦,我有些难过。

它孤独的一只鸟站在那里看我,我并不孤独的却保持一个人的姿态坐在窗边看它。

难以解释现在心中这种有些空空的感觉是什么,只能自我安慰,是因为还没有得出有关卡卡西的答案。

而离开了学校,提前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成为下忍的旗木卡卡西,以后能够见到的机会应该很少了吧。

“嘠……嘠……”乌鸦飞走了。

“天才啊!”

我叹息了一声,回过头,看向仍旧在黑板上讲着什么的老师,低下头趴在了桌子上。

然后后脑壳就被打了。

凶器是粉笔头。

 

果然如我所料,之后就没有在正式的场合见到过卡卡西,但是从同学以及老师的口中倒是经常听到他的故事,偶尔从街上路过还能听到有人在背后说他的闲话:

说他太过注重规则规则,在一起根本无法完成任务……

明明年龄那么小,却气势上总是压着别人……

傲慢,清高,不容易相处……

毒舌,臭屁,目中无人……

等等等等。

我有些生气于别人对他的诋毁,但又没有办法做评论,更无法加以反驳,因为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真正了解过卡卡西,尤其他毕业之后,关于他的事情就更难插嘴了。

啊,有些难过呢,还有些乌糟糟的感觉袭上心头,很堵。

嗯……

好吧,今晚的晚餐就决定去吃红豆糕啦。

 

时间依旧缓缓划过,卡卡西继续着他的下忍生涯,我继续着风雨无阻不懈努力,已经能大范围使出“火遁·豪火球之术”了,嗯,对此我很满意。

终于,在9岁的这一年我和琳一起参加了毕业考试,如果通过的话,我也将成为一名木叶隐村有名有号的下忍了。

琳已经合格毕业并拿到了木叶护额,而我对自己尚未得出的结果不是很满意,甚至是很失望,恐惧着我无法和琳女神一起毕业。

同期毕业的学生会由3人一队组成小组跟从一位担当上忍老师一起开始正式的下忍生涯。

那可是琳女神啊,我绝对不要离开的琳女神啊,求求老天爷,六道仙人什么的,谁都好,拜托拜托,让我和琳女神一起毕业,然后分在同一个小队吧!!

求求你们啦!!!

…………

相信我吧!!!

…………

我很虔诚的!!!

 

“在拜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吓了我一跳,我慌忙的转过头看向了来人的方向。

是我们在忍者学校的老师。

“表情怎么这么僵硬,觉得自己失败了?!”

估计是要来告诉我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的。

我没敢回话,隐忍的左手按住冲动的右手,生怕打断老师的结论,就差从嗓子里面冒出第三只手摇晃着老师的肩膀让他快点说下去。

“呵呵……难得能看到你这个表情……”略带让人不爽表情的老师伸手抓乱了我的头发,轻吐了一口气,“放心吧,虽然成绩并不是非常优秀,但你已经顺利毕业了,从今天开始你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忍者了。”边说着还边把代表下忍身份的木叶标志护额放到了我的手上。

我颤抖着接了过去,没有控制住颤抖的声音,“太好了,太好了!!谢谢……谢谢老师……”

“先别高兴的太早,下忍的辛苦这才开始呢。”

我觉得自己快哭了,湿润的眼眶蓄满了泪水,马上就要落下来……

太好了,太好了!我绝对要和琳分到一个小组,一起执行任务。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祝贺你和野原琳、卡卡西分在同一个小队,从明天开始你们要跟着一位担当上忍一起参加下忍的训练了。”

琳女神啊!!十分好,非常好!简直不能再好了!!真的和琳女神一个小组。

还有谁来着……嗯?

嗯?嗯??嗯???

啊嘞?眼泪瞬间缩了回去……啊嘞啊嘞?

“你说谁?”

“野原琳和卡卡西。”

“谁?”

“旗·木·卡·卡·西!”

“……”我。

“……”师。

“……”我。

“……”师。

“……”我。

“听说是卡卡西主动要求的,这可是那孩子在成为下忍后提过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要求——就是要求和你组队,作为你们曾经的老师,我很为你们感到高兴啊!!”

“……”我用我的大眼瞪着眼前老师的小眼,努力发挥全身的力量表达着“我!不!要!”的意见。

“啊,都这个时间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老师转身离开。

我则恨恨的捏着手里的护额,早忘了什么湿润的眼泪,只觉得此时的我说不出话来。

很难形容现在的心情究竟有多复杂,又该如何解释,但是……

但是啊……

不要以为我没有看到你已经抑制不住的颤抖的肩膀,忍笑忍的快憋不住了吧,老师!!!!!

不就是不合你的意,拒绝了几场和卡卡西的比试嘛,至于这么记仇吗?

还祝贺我!

祝贺我什么啊,我才不要和卡卡西组成一个小队!

一·点·都·不·想·要!!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TBC++++++++++++++++

 



字匠唠叨:

 

首先,非常感谢一位B站的up主,剪辑了堍哥的动画cut,字匠每次动笔之前都会去看几段,边看边开脑洞。

yantg :地址

有兴趣的可以去多多观看,看着动起来的堍哥还是极好的。

 

第一次尝试用第一人称来写文章,如果能够顺利完结的话,也许能够练出字匠的新技能,嗯,满心期待呢。

 

故事是属于原著向的架空系,这么写的理由以后会在正文中解释的,如果接受不能,感谢您读完这篇,下篇不再见,好走不送。

 

感谢您阅读至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吧。

 

 

终:20170825 22:44

微修:20170831

热度(32)

© 理智爱疯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