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爱疯狂

脑洞癌患者,极度厌恶抄袭星人。
骂人爱好者不要找我。
纯正小言脑,爱与美不可分割。
更期不定,欢迎留言。
最后一句,一号多用,super杂食,杂杂食。

【火影/带卡】三生三世辉夜姬 一心一意卡卡西 第一幕

*

*

*


原名 第一版《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本文CP是漫画《火影忍者》中的: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第二,搓手拜谢,看本文之前看一下字匠对OOC的基本理解:

■字匠一直觉得OOC就是所有同人文化的起点,但是绝对不应该成为终点的存在。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可转载,不可抄袭,做人底线,不可轻弃。

 

■字匠当然是热爱他们并且以此为动力才开始同人创作的,但这毕竟和原著不同,以原著中没有明显的YY线为主线,对人物自然会一定限度上的原创化小言化。

■若您喜欢,留言或红心蓝手之类的您随意,当然最好是留言沟通,有助于更好的改进字匠的文字水平和人物塑造,将来可以用更好的文字让看客看得更舒服。

■而且与人沟通的确是可以激发继续填坑的欲望,只能说,人啊,还是很虚荣的!!

■字匠当然首先是写来图个自己开心,能够众乐自然是好的,不能的话,拜托您点“×”。

 



第四,本篇中我对卡殿的痴汉之心已初见端倪,嫉妒堍哥不解释。

 

 


++++++++++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2】

 

气鼓鼓气鼓鼓气!

不行,深呼吸深呼吸,控制控制……

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还是气鼓鼓气鼓鼓气!!

这难道是上天对于我要和琳女神一个小队的诅咒吗?

卡卡西可是我琳女神的男神啊,或者他才是我的诅咒?!

何况我还没想清楚自己对于卡卡西究竟是怎么看的呢,为什么偏偏要把那个现在我还不想搭理的卡卡西也挤进来啊。

我把自己缩成了椅子上的一小团,绞尽脑汁为明天的自己找理由,好加油打气。

可是,可是,找不到啊怎么破……

可恶的卡卡西!!

 

“带土,带土……”

嗯?琳女神的声音,胡乱擦了擦干燥的脸颊,我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

是满面笑容的琳女神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没控制住自己的动作与迫切心意的协调性,我开心的想要站起身来迎接,可惜双腿一麻,反而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在女神的面前跌了个狗啃屎……

加急几步跑了过来,琳停在了我的身前低头看着我的方向。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有没有哪里受伤,流血了吗?”女神声音温柔,稍微抚慰了我受伤的心灵,我快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事没受伤,这都是小问题。”

琳还是担忧的看了我一会,但我一直笑着回应,僵持了几个眼神过后,琳便放弃了纠缠这个问题,“没事就好,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心中“咯噔”一声,不是吧,不会吧,消息传的这么快?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胡乱揉着自己脑后的头发,“呵呵呵呵呵”笑了几声,等着琳的发言。

“首先当然是要祝贺带土顺利毕业,拿到下忍的护额!!”

“……呜呜……谢谢你……琳……”啊……小花开起来啊,锣鼓奏起来啊,琳女神就在眼前啊。

“带土有多努力我都是看着的,不论刮风下雪都不间断,从没停止过训练,得到这种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笑起来的琳女神太好看了,呜呜……

“然后呢,就是有关于三人小组的名单……”

“怎么样怎么样,我和琳是在同一组吧!”估摸着琳接下来就是要说这个问题,我也高兴的询问着,不知道关于琳和我在一个小组的问题是否有什么变数,当然最好在关于卡卡西的事情上可以得到一个不同的结论。

“这个嘛……”

心脏缓缓爬升,吊到嗓子眼……

“还是在一个班啊,真的是,还得要继续照顾带土啊!”

“太好了!太棒了!”老师没有骗我,我和琳的确实是在同一个小队啊!

但快乐还没长久,一个冷战突然让我颤抖了一下,如果琳的事情是一样的,也就是说……

“那……那……那另外……另外一个一个人呢?”我勉强压抑着嗓音中的抖动,问了出来。

“那个嘛……”

看着琳女神微微泛红,略带羞涩的脸庞,我脑中只有两个大字:

完了!

 

吾命休矣。

可恶的卡卡西!!!!

 

二次打击过于严重,晃悠了两下,我以“大”字状摊在了座椅上,想要抬头看看头上的树枝与树叶,发散发散心情。

然后一双黑色的眼睛便出现在了我的眼界内,我不敢相信的眨了又眨,眨了又眨,甚至揉了几下后拿出眼药水清洗了一下眼球,再度张开双眼,看着头顶上的方向——

嗯,我没看错,这双死鱼眼做梦都会让我惊醒过来,是卡卡西。

可恶的旗木卡卡西!!!

 

“可恶,你藏在树上干什么!!”吓唬人呢!!

我猛地站起身,抬头看向那个在待在树枝上的人——卡卡西。

而卡卡西则依旧一脸平静,从树上跳了下来,把我指向他的手指扒拉到一边去,冷淡开口,“我没有藏,我一直在树上。”

什么?太可恶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没注意到。

“让你注意到的话,我估计该回校重修忍者课程了。”像是听懂了我的心声一样,卡卡西眼神甩了过来。

可恶啊,这双傲慢的死鱼眼,总有一天要让他好好好好好好好好的正视我!!

“等我的写轮眼开眼的,到时候让你见识一下我宇智波带土的厉害!!”

“什么时候能等到呢,我好着急啊。”棒读的语气,说完后卡卡西叹了一口气,“跟你一说话,正事都忘了。”

嗯?

我一脸疑惑,这家伙找我能有什么正事,还是……

找我的琳女神?!!

想都没想,我迅速挡在了琳女神的面前,看向对面的卡卡西,撇了撇嘴,“什么……什么……什么事?”

卡卡西的眼神来回在我和琳的身上扫了几圈,又转了回去,依旧是那双让人不愉快的死鱼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好像,比以前见到的死鱼更死了,甚至还带着一种冰冷的无情之感。

黑色的眼瞳中透不过一丝光线的厚重质感,让我心里一惊,这家伙,发生什么事了吗?!

 

场面很僵硬。

卡卡西上句话断了之后就没再说话,甚至没有认真的看着我和琳的方向,而我则是密实的挡着琳的身影,防止卡卡西这家伙有话要和琳女神说,但我身后的琳则像是感觉到了我们两个人的僵硬想要缓解又不知如何是好,一会从我身后窜出来一下,被我拉了回去,一会又从另外一边长(zhang3)出来,又被我挡回去。

“唉……”卡卡西叹了口气,抬手扶额,“算了,反正说不说都无所谓,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看着卡卡西要走,琳终于还是摆脱了我的手,从我身后跳了出来,“那个,卡卡西,明天我们是要在训练场集合一起去做初期训练的,有什么事的话还是在今天解决了比较好。”

听到琳的话,卡卡西又转回身来,眼神又在我和琳的身上扫了几眼,依旧没有开口。

“什么……什么……什么啊,你来回看那几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有什么话快说!”被这眼神盯的发毛,我也没忍住,强撑气势的对他喊道。

卡卡西低头不语,看起来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他终于抬起了头,眼神越过我,看向了琳……

这个家伙,果然是有话要和我的琳女神说!

想都不想,我张开口,想要阻止卡卡西的声音,然后……

卡卡西一道冷酷的“你闭嘴!”打断了我的话茬。

心跳竟然有了一瞬间的失控,真不想承认自己在那一刻竟然听话住嘴了。

 

“琳,你先回去吧,我找这个家伙有事要说。”

“?”这是琳。

“??”这是我。

“???”这是转过头盯着我看了几眼的琳。

“????”这是同样转回头看了几眼琳的我。

“好吧,不要吵架啊,”琳笑了一下,转身选择了离去。

我:“……”

不要啊!琳你不要走啊!!

还好没走几步,琳停住了脚步,转回了头,看着我的方向——

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琳女神要回来了吗?我才不要和卡卡西单独相处呢!!

“更不要打架啊,带土,卡卡西。”

我:“……”

“那我就先走了。”边走着还笑了几声。

啊,女神的笑声好可爱。

但是我好绝望,望着琳女神干脆利落说走就走的背影,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转过身看到身后的那个人。

可恶可恶的卡卡西!!

 

终于背影也不见了,我揉了揉眼眶,转回身面向了卡卡西,有些事还是要面对的,嗯,男子汉大丈夫,谁怕谁呀——

卡卡西向我的方向走了一步,我退后了一步。

他停住了,我也停住了。

他又走了两步,我又退后了两步。

然后他说,“站住。”

我站住了,没再动弹。

他走了过来,在一个还算是安全的距离内停住了脚步,我深呼吸了一大口气……

随时准备逃跑!!

 

“关于那天的事情,其实……其实……其实是一个意外,我们只是在比试而已,并不是……嗯……并不是……”

结结巴巴的卡卡西,第一次见到。

“自那以后,你的态度转变的太快,而且不论在任何地方碰到都转身就跑,上课也绝对不和我比试,我就觉得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所以想找你解释一下,那个,带土……”

“??”找我解释?

这个口气软了好多的卡卡西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好稀奇呀!

看起来有些无措的样子,没有抬头,还不断左右转换着脑袋的方向,就差手在下面搓衣角的话我就敢完全确认这个是最经典的羞涩表现。

羞涩?卡卡西?怎么可能?

绝望后的人会出现此等视觉偏差吗?我觉得我的视力可能是出现了问题。

我可是宇智波一族啊,以瞳力出名的血继限界持有者——虽然还没开眼——可是眼前这个状况让我不得不怀疑我的眼睛……

“总总总之就是这样,你也不要躲得太明显了,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抬起右手,放在了卡卡西的左肩膀上,“卡卡西!”

听到我的声音,卡卡西抬起头来,像是不太明白我此举之意。

我伸出了左手的三根手指,询问着,“这是几?”

“?”竟然用眼神表达出来了疑惑,你把你的死鱼眼怎么了卡卡西!

“你说这是几?我看着应该是三根手指。”

“??”

“……”

“我看着也是三根手指。”

那就没错啊,我的视力以及思维都没有问题呀,不不不,为了再确认一下,我又多伸出了一根手指,“那这个呢!”

“……”

“……”

“你在耍我吗?”瞬间眼神巨变,我迅速缩回了右手,后退了好多步到达了第二层安全距离。

虽然小心肝还在乱颤,不过对嘛,这个才是旗木卡卡西嘛,虽然刚刚那个卡卡西非常可爱,但那个肯定只是我的臆想,现实中不可能出现那样的卡卡西!

对嘛对嘛,我怎么会觉得卡卡西可爱嘛,我一定是看错了,嗯,巨大的错误。

 

“你……”看着我又退后了几步,卡卡西没动脚步,抬起手扶住额头,“唉……”

“一跟你说话就会变成这样,忍者学校的时候你就这样,明明是个吊车尾的还天天说什么想当火影,忍术体术都只是一般水平还老是想在课上比划几下,和别人比试的时候更是,总会有意外受伤的的状况发生,我真的是无法理解你……”

“而且我到现在还记得你那次在丸子店家门口的蠢脸,看到我就僵硬了,刚想和你说话你就逃跑了,之后每次都是这样,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里招惹你了让你这么害怕,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件事……”

“那只是我们在比试而已,都特意找了人烟稀少的地方谁知道你竟会突然出现,虽然用了苦无和手里剑但肯定是不会让人受伤的啊,你却吓得撒腿就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的速度这么快呢,追都追不上……”

我有些震惊,甚至没自觉睁大的双眼里闪现出了精光——

这个滔滔不绝的卡卡西,我更是第一次见到呢!!

呵呵。

 

不过遗憾,最后声音还是断掉了,卡卡西像是突然醒悟了一般,又恢复到那种死一般的眼神,盯着我的方向,我强忍着没有后退,不敢确认,那眼里闪现的,好像是……

杀气??

“总之,今天找你就是要说这件事,我已经说完了。”卡卡西转身就要跳跃起身离开,而我不知道突然灵机一动竟然呆愣的说出了今天第一句有内容的话:

“那你为什么要申请和我一组啊,和别人一组的话不就不用找我解释了嘛……”

停住了,但是没有转身。

看着面前卡卡西的背影,我突然有点后悔,阳光下的那道身影,似乎透着一种硬装出来的坚强。

心脏开始了持续的猛烈跳动,又来了,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来了。

卡卡西开口,“因为……”,什么什么,这没风啊,怎么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不过几个字的时间,卡卡西这次是真的快速离开了。

而我这边,也是真的……真的……

什么也没有听到。

 

但是……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前胸处,那里似乎还能感受到猛烈的跃动,有些难以名状的疼痛还在缓缓敲击着我的神经,我抬起手,抚上了胸口。

“可恶的卡卡西……”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TBC++++++++++++++++





 

字匠唠叨:

 

字匠眼里的堍哥:

一个字,帅!

两个字,变态!

三个字,精神病。

 

对的对的,逻辑没有错。

 

关于堍哥的问题字匠在重读四战的漫画时仔细思考了一下,根据设定,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都是跟开眼者原本擅长的东西有关,像是止水的别天神,鼬的天照,佐助的加具土命。

那么,堍哥是因为擅长什么东西才会造就出这个简直逆天的空间系能力的呢?

 

以下就是我不负责任的思考:

 

抛除主角光环以外,四战中只有两个人能够玩弄空间,就是辉夜和堍哥,而这两个人共同的特征是什么呢,我想了又想。

想了又想……

最后精光一闪,不负责任的认为……

大概就是这两个人都是精神病吧,都是有着不大不小的人格障碍的那种人吧,所以才能都有另外开辟一个新空间这种奇妙的能力的吧。

 

结论:

有人格障碍,甚至是多重人格的人可能会开出时空间这种能力。

【辉夜是有从女神变成女魔头这种过去的】

当然前提你至少得有写轮眼。

 

所以综上所述,用三个字来形容堍哥,肯定是精神病。

当然我原来的答案应该是变态帅来着,o(* ̄︶ ̄*)o

 

感谢您阅读至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吧。

 

 

 

终:20170826 15:34


热度(11)

© 理智爱疯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