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爱疯狂

脑洞癌患者,极度厌恶抄袭星人。
骂人爱好者不要找我。
纯正小言脑,爱与美不可分割。
更期不定,欢迎留言。
最后一句,一号多用,super杂食,杂杂食。

【火影/带卡】三生三世辉夜姬 一心一意卡卡西 第一幕

*

*

*


原名 第一版《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本文CP是漫画《火影忍者》中的: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第二,搓手拜谢,看本文之前看一下字匠对OOC的基本理解:

■字匠一直觉得OOC就是所有同人文化的起点,但是绝对不应该成为终点的存在。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可转载,不可抄袭,做人底线,不可轻弃。

 

■字匠当然是热爱他们并且以此为动力才开始同人创作的,但这毕竟和原著不同,以原著中没有明显的YY线为主线,对人物自然会一定限度上的原创化小言化。

■若您喜欢,留言或红心蓝手之类的您随意,当然最好是留言沟通,交流有助于进步嘛。

■而且与人沟通的确是可以激发继续填坑的欲望,只能说,人啊,还是很虚荣的!!

■字匠当然首先是写来图个自己开心,能够众乐自然是好的,不能的话,拜托您点“×”。

 







第四,总觉得字匠越来越往堍哥小天使的人设上来写了,大丈夫吗?






 



+++++++++++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5】

 

 

关于我们的D级任务,一般情况下担当上忍——也就是水门老师是不会插手的。

而这个打赌中的任务,在琳和卡卡西双双离去的现状下,也就正式的转变为:1(我)VS 2(卡卡西和琳)的非常不·公·平的局面。

此时此刻的我还停留在汇合地急躁而不完全按照逻辑思维的分析着。

啊啊啊啊啊…………

还有什么好分析的!!

这种事情,怎么想都不能输啊,虽然琳女神在卡卡西那边这个事实让我很不愉快,但即使面对琳女神,输给卡卡西这种事情,想都不要想!!

抱歉了,琳,看来,只能出杀手锏了……

在木叶隐村这块土地上,同年龄的忍者中,奶奶爷爷缘我要是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这个赌局,我赢定了!

即使面临以后每天都要被咸党统治的晚餐屈辱,我也不会放弃的!

失败,哼,让失败见鬼去吧!!

 

送奶奶回家的时候,我在找猫。

和奶奶们在街上说话时候,我会聊猫。

在奶奶家喝茶吃糕点的时候,我大约确定了猫在哪里。

奶奶赠送了我小盒糕点的时候,猫已入怀。

哼哼……

我笑对着怀里这个一脸不愉快的小家伙,它在用爪子挠了我几下发现逃不出去后也就放弃了那么做,但还是看着一脸不爽的表情。

不过这个小家伙一脸无奈还死命往我怀里钻找到舒服角度的样子,看来是命中注定要被我找到它呀!

卡卡西,认输吧!

不,你已经输了!!

 

回到集合地点,我掩饰不住笑容的看向对面也就这会还能够一脸平静的卡卡西,和她身边看到猫咪时笑了出来的琳女神。

琳看起来很喜欢这只猫咪,还想要上手摸几下,不过猫咪比较凶狠的亮出了爪子,琳败兴而归。

“怎么样?卡卡西。白色皮毛,左边眼睛上的浅灰色花朵标志,是我们今天的任务目标——白花花吧!!”

“刺啦刺啦……刺啦刺啦……”

还没等卡卡西回答,近距离的声响便传入了我的耳内,我低下头,看着这只在我怀里死命挠着我衣服的小家伙。

我没太在意,左手抱住了猫咪,右手则把手上的盒子抬高了给对面的三个人看,“多亏了奶奶们的帮忙,轻松完成,而且还收到了点心。”

“刺啦刺啦……刺啦刺啦……”

对面三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我怀里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身上……

我有点郁闷,想了想,把右手上的盒子放至地面,转而去抓住并合拢了小家伙的两只前爪,终于噪音消失了。

然后所有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

“带土在奶奶们中的人气可真厉害!”琳一脸开心,笑容温暖,“每天迟到真是没有白费呢!”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这次是带土每天的行动起了作用。”

呵呵,听着真舒服,开心开心!!

尤其在卡卡西面前被女神夸奖,好心情翻倍上涨!!!

“怎么样????卡卡西!!!!!”

他没回话,侧着头低下了眼神。

嗯???

 

火影办公室内,小猫咪的主人在等着我们将我怀中的小家伙送过去,我们一行到达后,猫咪便被转移到了主人的怀里。

而这次的噪声更大了。

小家伙简直是使出了吃奶劲一般扒着我的衣服,湿润润的两颗黑宝石也盯着我的眼睛,简直是在用灵魂呐喊着,“死也不放手,你不能放弃我………………”

但还是不敌猫咪主人的手劲,小家伙被抱着拉离了我的怀抱,我直视着它的眼睛,竟觉得自己眼内有些雾气朦胧。

说起来,虽然各种宠物搜索的任务已经做过不少,但是宠物猫咪的搜索任务这还是第一次呢。

猫咪的主人向门口走去,我不知不觉的也向他们的方向挪移,边移动还边呼唤了几声,“白花花…………”

“白花花………………”

然后被拦腰截了下来,小猫咪也消失在了门口处。

大门被关闭了。

我吸了口大气,摸着脸颊处湿润的皮肤,低下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手臂——卡卡西的。

“知道了知道了,晚上你和我一起去抓鱼。”

“???”我满面问号。

“以后晚上你都得和我一起去抓鱼。”

“可我喜欢吃红豆糕……”

“我不吃甜食。”卡卡西口气坚决。

“可是…………”

 

我们这边还是在莫名其妙的交流,那边三代目和水门老师一直也没断了对话。

“刚刚就是村里最后一个杂活任务了,完成得这么快,我也很犯愁啊。”

“嗯,这都是多亏了带土的努力。”琳笑着补充。

“火影大人,看来他们三个要比我们想像的优秀的多。”

“啊,看来是这样。卡卡西的实战任务经验已经很丰富了,从明天起让他们跟着你一起执行任务吧。”

“有人点名要求水门你接受任务——一个C级任务。”

“虽然是C级任务,危险自然还是有的,但程度很低。”水门老师对着我们三人稍作解释。

“我本来打算在水门执行任务的时候让你们把村子里的杂活都完成,可刚刚那个宠物搜索已经是最后一个了,现在杂活也没有了。”

“话虽如此,又不能放任你们在村子里游手好闲啊。”

“可是啊,看到你们三个现在这个样子……”

我耳朵动了动,停止了与卡卡西的明争暗斗,“三代目您刚刚说什么?我们可以和水门老师一起去执行一件C级任务了吗?”

沉默的吐出了两个烟圈,三代目看着我们的方向,“是啊。”

装作没有听到三代目有些低落的口气,我笑着握紧了拳头,“太棒了!!”。

“这样我们也能正式参加任务了呢。”琳也开心的小跳了一下脚。

转过头,我兴奋的看着水门老师的方向,满眼期待,水门老师也回以笑容,“那么,各位,从明天开始就拜托大家了!”

我心里面的那只小带土已经快乐的开始转圈圈了!

 

之后关于此次宠物搜索任务报告结束,水门老师留在了火影办公室,我们三个则提前离开,今天已经没有杂活任务,明天的任务还在等着我们——

一个C级任务!!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看着在走廊上走在我前面的卡卡西,把我们刚刚断掉的话茬接了回去,“一星期至少一次,不对,至少两次我要吃甜的!!”

卡卡西没有回头,“不·行!”

干脆利落,掷地有声,我有点懵。

点点点……

点点点……

“你!你……你你霸道!!你没人性!!”

“对对对,我霸道没人性。”

“你……你!你……你你你不讲道理!!”

“对对对,我不讲道理。”

“你你你……你是暴君!!”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这是什么口气,这毫无进展的憋屈,这个讨厌的家伙!!!

我冲上前去抓住了卡卡西的肩膀,阻止了他不断前行的脚步。

“那么不愿意的话你毁约不就得了……”

“毁·约???”一字一顿,卡卡西转过身来,“我的字典里可不存在如此不讲规则的道理,不像你,天天迟到,规则在你眼里……”

“可是你……”打断了卡卡西,我想要再次重申我方意见。

盯着面前人的眼睛,那熟悉的死鱼眼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激动的情绪,但眼前这个局面又让我觉得他的确是想要和我大吵一架。

“你……”我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

……就……就……就稍微退让一下会怎么样嘛!!!

红豆糕很好吃的!!!

实在不行,味道稍淡一点的丸子也行啊!!至于这么针锋相对嘛?!还老提我迟到的事情……

迟到怎么了,我天天都迟到,你习惯习惯不就得了,干嘛还要天天找我的麻烦!!

还不吃甜食,我看你平时……

嗯……

好像是没怎么见过卡卡西吃甜食……

脑中还在乱想,一道人影突然站到了我和卡卡西的中间,拿下了我还放在卡卡西肩膀上的手掌。

“带土!卡卡西!”是琳女神。

“明天我们就要一起去执行一件C级任务了,水门老师说过要我们注意团队合作,你们现在这种状态明天一定会被责怪的!!”

我略低了眼神,没有再说话,卡卡西也停下来没有还嘴。

“卡卡西,你不要生带土的气,他没有恶意的。”

“带土,你不是一直把卡卡西当作对手吗?为了超过他你一直不间断的练习再练习,休息时间也一直不停的在加练。”

“我我我我……”琳女神,虽然你说的不完全错误,可是你怎么能在卡卡西的面前说出来呢??!!“我我……我我才不是呢!!!我一点都不在意这个家伙!!!是你误会了!!而且我也没有一直在加练!!!”

“带土!!”琳一下子严肃了口气,“别说这种骗人的话!!我可是一直看着你呢,你修行受伤的样子我可都还记得!!”

“我们可是水门老师班的三人小队!!”顿了一下,琳微微勾起了嘴角,“吵吵小架是可以促进感情交流,但是真的生气可不行……”

琳把双手抬了起来,放在了我和卡卡西的眼前,一边一只……

“……现在来握手言和吧!!”

我猛力缩回了手,扭过了头,藏在身后,“谁谁……谁要和他握手啊!!”

“哈……”琳女神叹了口气,“带土啊……”

不由分说,琳把我在背后的手拽了出来,女神的握手让我难以拒绝……呜呜……被抓过去了,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和卡卡西握手!!

另一边,琳也抓住了卡卡西的手,展开了笑容。

“那就由我来代替你们握手吧!!”

琳站在了我们两个的中间,用双手连接着我和卡卡西。

嗯……嗯……

我眨了眨眼,抬起头看向卡卡西的方向。

卡卡西则低头看着我们三个人的手,没有说话。

第一次食物之争,就算是这么平淡的完结了。

好像,是因为晚餐问题才起的争论吧……

 

 

 

卡卡西的固执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的,几个月下来我除了第一天自备的甜点之外,就没有在他家里吃到任何甜的东西。

当然我觉得自己的坚持也很疯狂,我一个甜党天天和咸党去抓鱼还被他强迫着一起吃以咸味为主的晚饭竟没有一天缺席。

而且叉鱼之术那是练得个炉火纯青啊!!甚至到后来和卡卡西形成双人配合,他负责惊起鱼群,我负责用苦无或者手里剑固定鱼身且尽量不做破坏。

钓竿什么的,没有效率的东西早就被舍弃了。

卡卡西曾经说过这也是变相的投掷能力的修行,他很为我的进步感到高兴!!

高兴…………个头!!

我们的打赌内容可是晚餐完全由你负责啊,现在这个好像和谐的分工合作算是怎么回事啊??!!

而且每天都是你喜欢你擅长的鱼宴,我的甜食呢,我·的·甜·食·呢????

连琳女神都有点为我担心了,时常会给我带几袋糖球让我在任务期间可以补充点糖分。

卡卡西偶尔会瞪着口中含着数个糖球鼓起脸颊的我,一脸暗沉,当然我也会不愉快的瞪回去。

反正距离那场打赌之后几个月的现在,我深刻意识到,那场赌注,没有人得到了好结果。

没!有!人!

 

然后我觉得我很有必要马上开启关于我与卡卡西晚餐饮食问题的第二次讨论。

具体内容如下——

“我明天要吃红豆糕!!”我的要求简单明了。

“不行!”卡卡西的拒绝不用半秒。

“我不想和你吵架!!”

“嗯……”

“而且试一试又怎么样,红豆糕真的很好吃,尤其是阿部大叔家的红豆糕,真的是绝品啊,要不是你这么固执我绝对不想介绍给你的……”啊,又想起来了,那丝滑的甜味……

“嗯……”

“就算红豆糕不行,那丸子也行啊,我可见过你从丸子店里走出来过,你又不是不吃丸子为什么要对一顿甜食晚餐拒绝的这么彻底啊!!”

“嗯……”

“……”

“……”

“……不过还是红豆糕好吃……”小小声的,我追加了一句。

“哼哼……”卡卡西笑了出来。

我没听错吧,这是……这感觉!

“你……你你……这是……在在……在嘲笑红豆糕吗?笨蛋卡卡西!!”我猛地站起身来,与桌子对面的家伙分立抗衡。

“嘲笑我可以,但是不可以嘲笑我的红豆糕,今天我必须要跟你好好说明白讲清楚,你连试都没试过,凭什么嘲笑我的红豆糕……”

“你知道红豆糕是怎么做出来的,啊,你知道那一颗颗红豆是经过怎样的成长才会最后散发出那样的甜味然后被我吃掉的吗?你怎么能……”

“……bulabulabulabula……”

我义愤填膺,我愤愤不平,我激情万丈,我一定要说服卡卡西——

至少让我吃一顿甜食!!!

我买来请他吃还不行嘛……

这家伙拒绝的太彻底实在是让我无从下手,但是我相信我们家红豆糕的力量,一定会让卡卡西有所改观的!!

“这么坚持的话,你毁约不就行了。”卡卡西坐在桌边,抬起头看向了他面前站立的我。

我猛地一惊,低下头看到了那双清淡的死鱼眼,迅速坐下身来,一切重归平静……

就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卡卡西原来打的是这样的念头的吗?我后背一下子冷汗,头脑也完全冷静了下来。

“你卑鄙阴险,旗木卡卡西!!”我慎重的对卡卡西下定决心,“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绝·对·不·会!!!”

握紧手中的白水杯,我深呼吸一口气,喝了一口,看向了对面的人。

然后一个细小的念头就钻进了我的脑海——

其实吃鱼什么的,我也有点习惯了。

点点点……

点点点……

呸呸呸!!!

红豆糕万岁!!!谁都不能污蔑我们家红豆糕!!!

在没达成目标之前,我会继续努力,直到让卡卡西心甘情愿吃红豆糕为止。

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宇智波带土,连自己深爱的红豆糕都不能推荐出去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成为火影!!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主动去吃红豆糕的!!”

卡卡西也抬起杯子喝一口白水,“我,拭目以待。”

这第二次的食物之争,确立了我以红豆糕为中心思想的长远目标,相信不远的将来一定会还有第三次!

我用眼神向卡卡西这么表达着。

卡卡西还是那双不变的死鱼眼回视着我。

脑子中闪过一道精光,我突然想起了刚刚说过的话,迅速补充了一句:

“你嘲笑我也不行!”

 

鱼也吃完了,水也喝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看向桌子对面的人,打算起身离开。

卡卡西没有多余的话,和一直以来的他都一样,依旧不改状态,还是坐在桌子前没有移动。

往常的话,这差不多就是今天的最后一幕,但今天卡卡西却延续了刚刚的争论之姿,在我拉开大门时,从后面传来了他的声音:

“啊……说起来,明天可是照相的日子,希望宇智波带土你不要迟到,这次可不仅仅是我们四人小组的问题,还有一个摄影师源造先生在呢。”

“知道知道了,你真是太啰嗦了卡卡西,每次都说同样的话题你不烦啊!!”

“……”卡卡西死鱼眼神盯着身体已经在门外打算关门的我。

“……”我没有回答,也瞪大了眼睛盯着卡卡西的方向,手指扒在门框上,打算看这家伙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卡卡西将目光转了回去,抬起杯子,喝了口水。

我掏出了自备的棒棒糖扔到了嘴里,关门转身离开了旗木家的大宅。

回家!!

 

因为昨天卡卡西的“临别赠言”,我特地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打算早点到达地点后埋伏比我晚到的卡卡西,好嘲笑他啰嗦这个事实!!

我原本真的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是,可是啊……

要去医院找不到路的奶奶,我送去了。

找不到宠物猫咪心焦的奶奶,我帮忙找到猫了。

然后我就迟到了……

点点点……

匆忙赶到照相馆的时候,拉开门大呼一声“我迟到了……”后便开始大口呼吸,重蓄力气,最后这几百米的冲刺可不容易呀。

面前四人盯着我的方向,我的眼神则从左向右依次扫了过去:

略带无奈笑容的琳女神,我呵呵一笑。

一脸不爽还比了手指的卡卡西,我略了过去。

嘴角都快笑扭曲了的水门老师,我心怀歉意。

火冒三丈的源造摄影师,我……我……我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脸对他呀,只好将对待水门老师的脸延续了下去。

“哈……”卡卡西叹了口气,“果然不出所料,还是和往常一样啊,带·土·你·太·迟·了!!”

“你说什么??”昨天已经啰嗦一遍了今天还要啰嗦,卡卡西真的真的是太讨厌了!!

“好的好的好的……”水门老师赶忙跳了出来,挡在了我和卡卡西的中间,“源造先生已经等了很久了,快点站好!!!”然后用很·大的力气把我抓到了他的身边,姿势摆好,准备照相。

竟然要站在卡卡西的身边,我生气的扭过了头。

然后又被水门老师用很·很·大的力气扭了回去,直面照相机的方向。

眼角余光看去,卡卡西和我是同等待遇……

心里稍稍平衡了。

“现在可是在拍纪念照片,看镜头!!!”

“啪”的一声响过,画面定格。

 

因为我们是前些天就预定好的加急照片,所以照片拍完不久,成品就送到了我们四人的手上,我拿好照片后找了几个角度来审视自己的样子和琳女神的微笑,最后,视线定格在了卡卡西的脸上。

口中的糖球从左脸颊移动到了右脸颊,右脸颊又移动回了左脸颊,我伸手戳了戳画面中的卡卡西,又抬起头看了看现实中的卡卡西,平静的提出了一个疑问:

“卡卡西,这可是我们水门班四人小组第一次拍摄纪念照片,你为什么不把面罩拿下来?!”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TBC++++++++++++++++




 

 

 


 

 

 

字匠唠叨:

 

 

三次元突来横事,所以这是手中最后一篇存稿,不过字匠本来就打算一周一章,所以也不算大问题,这周继续努力吧,o(* ̄︶ ̄*)o

 

字匠觉得宇智波家族的性格设定,应该会很受喵酱的喜爱,而且还有火遁傍身,日后有机会字匠一定会让堍哥的这个属性发扬光大的,嗯。

 

这篇写完的时候,字匠意识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字匠似乎在写一些看起来像流水账小段子一样日常的内容时写的最顺畅,简直是下笔如有神,so sad……

 

谁知道一个红豆糕就让字匠兴奋了1000+字,字匠再次为自己的话痨感到无奈呀……

 

感谢您阅读至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吧。

 





 

终:20170904 18:30


热度(16)

© 理智爱疯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