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爱疯狂

脑洞癌患者,极度厌恶抄袭星人。
骂人爱好者不要找我。
纯正小言脑,爱与美不可分割。
更期不定,欢迎留言。
最后一句,一号多用,super杂食,杂杂食。

[正泰/killer JK梗] Black Confession



Black Confession



第一,本文是韩国爱豆同人文,估计点进来的人都知道不过还是要重申一句——

本文CP是字匠的防弹心头好之一:正泰CP


第二,搓手拜谢,看本文之前看一下字匠对RPS的基本理解:

■所谓RPS就是借用了真人的一小块魂片加上那副皮囊与其身体在本时空中所有可能性与迷妹们脑洞融合而成的文(注)艺(意)作(重)品(音)。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可转载,不可抄袭,做人底线,不可轻弃。

即使是使用爱豆原人原名,也请遵守原则,圈地自萌,勿扰真人。【习惯性标准废话,反正估计真人你也扰不到】

若您喜欢,留言或红心蓝手之类的您随意,当然最好是留言沟通,有助于更好的改进字匠的文字水平。

字匠也不过是写来图个自己开心,能够众乐自然是好的,不能的话,拜托您点“×”。



+++++++++++++++++++++


1

“砰!”

一声枪响。

 

藏在黑暗中的男人向目标的方向走了几步,确认那个已经躺倒的家伙虽然还没有停止呼吸却也不会再度起身后,目光随即定格在那慢慢趋缓起伏的胸口,眼底一片冷淡。

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

“……面……具……摘……摘……下来!”断断续续,地上之人如最后遗言般痛苦的挤出了这几个字。

站着的人没有动作,还是静静的看着对方,直到对方急促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摘……摘……面具!!!”

仿佛感觉到应对之人的迫切,来人终于抬起了手,向脸上的遮挡物进发,可是还没有等他将面具后面的固定打开,地上之人突然急促呼吸了一句:“你你……魔鬼!”让此人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下,数秒后他将面具摘下并面对自己,轻松笑着:“挺可爱的。”

手中面向来人之物,是一张白色的染上了几道鲜血的兔子面具,眼眶圆睁,眼神黑暗,两只耳朵支棱着。

来人单手晃了晃手中面具,地上的人已然停止了呼吸。

月光透过窗口,失掉面具遮挡下,一张棱角分明的帅脸,看起来很年轻,也很可爱。

“可惜,你没看到。”边说着,来人重新将面具带回脸上,向着窗户的方向移去,可还没有走几步便身形微晃,腿软跪倒,片刻后完全趴在了地面上。

一直强压抑的苦痛终于同时冲击了身体内全部的感官神经,他呻吟了几声,嘴里嘟囔着几句咒骂。

然后翻转身体,仰面看向了天花板的方向。

感觉后背衣服的湿润触感,想着不知是被血还是汗浸透的。

来人平摊开身体,没有动作,闭上了眼睛。

 

 

 

“田柾国,你出来一下!”

坐在窗户边玩积木的小男孩听到声音后回过了头,带着不解的眼神看向门口那些一身黑衣的男人。

“这孩子就是这里身体条件最好的,年纪虽然稍微有点大但是……”

走到老师身边听着老师莫名其妙的在介绍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田柾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仔细的研究着面前这几个黑西服男人。

表情看起来都很吓人呢,边想着他低下了头,不打算让面前人看到自己撇嘴的样子。

头顶上的人们还是说啊说的说个不停,田柾国有些站不住了,他实在不知道老师究竟把自己叫来这里做什么。

目光开始乱移,想着赶快结束,一会他还要玩游戏呢!

不过遗憾的是,最终他并没有玩到游戏。

老师和来人谈完话之后,田柾国便被带走了,带离了这个他刚刚住还不到一年的福利院。

坐上车之前他大吵着想拿走自己的兔子玩偶。

可惜结局是被打了一个巴掌。

从那一刻开始,田柾国的人生进入了一段新的旅程,对那一瞬间之前的他而言,之后一切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一天,他11岁。

 

 

 

 

 

2

抬起右手,看着手指缝隙中的朦胧月光,感觉嗓子有些痒,地上人艰难的咽了下去,他觉得可能是鲜血,腥味很重。

 

 

 

雨水是腥的,泥水也是腥的。

12岁的田柾国在教官厚重的体力技能训练中抽出一丝精神来品味此时的一切。

无尽的训练,不断的辱骂,重复的动作,眼前所体会到的和所经历的看起来都毫无意义,可是不能间断,否则你就会让这份毫无意义上增添痛苦,肉体上的痛苦。

得不偿失,不如听话坚持。

坚持着坚持着,此时的田柾国终于想明白了老师那句“身体条件很好”是什么意思了。

可他仍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难道就因为他是个身体条件很好的孤儿吗?

等着吧,他会用自己被教育到的所有技能逃离这里,等他再长大点,再坚强点……

又很可惜,在雄心壮志还没有实现的时候,田柾国的人生再度发生了变化。

被强制昏迷后,他被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一个看起来和监狱一样的地方。

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个人,V。

一个他曾经短暂见过一面的人。

 

 

 

 

 

3

天花板上被莫名割出来的两道阴影合起来特别像“V”的字母,面具下的人皱了皱眉,感叹了一句:

“V。”

 

 

 

虽然看起来条条框框很多,但是里面的生存条件是真的很好,好吃好住好享受,如果不是每天仍然不间断的训练和强制性的行动且禁止离开,田柾国会觉得自己是产生了幻觉。

现实是他们就是被囚禁着,所以他一直称这里为“监狱”。

来的第一天,他就发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

可惜初见时的两人没有说过话,所以现在他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以及是否要开口。

双目交接,那人先他一步笑着向他的方向走来,伸出右手握住了他的左手:“你好!我是V!”

“……”

田柾国没有表情:“Jung Kook。”

“我们是邻居呢,你今年多大了?”

好诡异的问题,但是却终于让田柾国久违的想起来,现在的自己不过刚刚13岁,总觉得年纪已经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他表情微动:“你呢?”

“我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哥。”

“你认识我?”

“……”

“……”

“猜!的!”

田柾国猛地抽出被握住的手,后退两步,心里一片“前方智障,绕路而行”的黄色标语隔离条。

“开玩笑开玩笑。”V终于放弃了看起来比较无害的笑容:

“我见过你。”

“……”

“你看起来就比我小。”

“……”

“以后叫我哥。”

“……”

田柾国觉得此人说话有不止一点跳跃,想想算了,也就顺从了对方:“V哥。”

听到后的V又笑了出来,突然靠近田柾国脸颊旁,在其耳边低语:“嗯。”

声音酥麻,耳朵痒死了。

 

这是田柾国记忆中两人在“监狱”内的第一次交锋,当天晚上他便梦到了那天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况——

刚刚被打了一巴掌不甘愿踏上车的田柾国看到了车内已经有了另外一些人,人群里有点显眼的是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那人在他开车门后眼神就看向了自己,但是车内阴暗,田柾国并没有看清楚面前人的表情,而待他坐定,那人又把目光移走了。

之后他被强制昏迷,再醒来时,已经不在车上。

 

想起了并不想想起来的片段,早晨清醒的田柾国不是很愉快,看着身边被砸碎的还崭新的闹钟碎片和墙上镶嵌着闹钟主体的音响设备,他爬起了床。

田柾国还有自己的人生要继续,跟那个“V”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生。

 

事实证明,他想得太好了。

从第一次交锋过后,这个让自己叫他哥的家伙的人就缠上了自己,训练,吃饭,就差睡觉也要和他梦话中聊上两句,真是完全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有那么多想说的,即使自己一句不回答,也能在自己身边说上半天。

最后自己实在是太烦了就会把人强制扛回其本人的房间并且从外面锁上才能阻止已经响了一个晚上的“V”的声音。

当然第二天还要记得给他去开门,各种意义上,真的麻烦死了。

直到某一次因田柾国生病没能给及时给V开门导致V受到很严重的惩罚,这种行为终于停止。

某种已经不知道消失了多久的心情波动不期造访,田柾国开始正式接受自己身边有了一个无法扯掉的人,代号V。

 

代号,当然是代号。

这里没有人用真名,对训练他们的人而言他们甚至只是数字。

数字增加,数字减少,数字代表的人消失又填补上。

一切都不会变,冷眼旁观这些的田柾国想着。

他也一样,还是要离开。

最好可以带着V一起。

 

 

 

 

 

4

略有些艰难的转过头看向那个早已没有呼吸的人,眼睛圆睁,一副满满的死不瞑目的状态,地上人笑了出来,可惜不能直视啊,那个人可是正面朝上。

自己的面具便是那人在眼中映入的全部。

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眼……

 

 

 

16岁最后的那段日子,田柾国第一次见到了枪,真正的枪。

在那之前他们有学习过各种常见常用枪支的书面知识,3D模型,甚至各种影片的详细教导,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真货。

即使缺乏常识教育,他也知道,这不是普通人能够拿到的东西,也不应该是正常社会应该常见的东西,虽然,它们的确很美。

冷硬的线条,厚重的质感,精巧的设计感,它们所代表的是一个田柾国不愿意去想的东西——人的生命。

可是在这里,他没得选择,而此时此刻,他更加没得选择。

今晚是他和V组队走出监狱的第一次,条件上要求必须配枪,而要做些什么,完全听指挥。

跟在V身后踏入正常社会的田柾国的内心,一种不祥的预感缓缓升起。

他主动拉起了V的手,提防着自己眼中见到的一切。

 

高楼大厦,穿梭人群,街边小贩,嘈杂乱音。

一起看起来都充满敌意。

 

夜幕低垂,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偷偷进入了一家很大的别墅庭院,找了条隐秘的小道,本就并不高大的身形更加不容易发现,很轻易,他们就进入了任务指示中让他们进入的房间,并锁死唯一的进出口,直到完成任务,才能从那里面走出来。

而任务……

 

心口一个缩紧,田柾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杀掉床上躺着的人,否则就死在里面吧。”

 

终于仔细的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间奢华的卧室,分隔着月光的长方形落地大窗,屋内设计纯欧式风格,而映入眼帘最显眼的就是房间中间的大床,上面躺着一个男人。

是他们的目标。

杀掉他,田柾国和V才能活下去。

 

犹豫着,田柾国还是将手向枪套的位置缓缓移动,犹豫着,理智和不知道什么东西在打架,犹豫着,他错过了动手的时机,让V先他一步,向那个床上的人走去。

然后情况突变,床上的人清醒,将V反压制在床上,用枕头下藏着的枪口逼着他的脑袋,邪笑了出来。

V没有反抗。虽然没有举手投降,但也没有其余动作,房间内陷入一种走钢丝般危险的沉静。

 

“你是谁?”拿枪的主人慢慢从床上退后,向窗边有光的地方走去,“走过来,让我看到你的脸。”主人命令着,V仍旧没有动作。

“能这么轻易的就到达这里,该为你们鼓掌,那边躲着的家伙,一起出来吧!”

话音将落,V开始了动作,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向着月光笼罩处行进。

田柾国看着V行动,心中一片乱七八糟,眼睛圆睁,没有动作。

终于,V走到了主人的眼前,田柾国听到了主人模糊一句“……你……”后V强硬掰转了枪口方向,与主人争夺了起来。

几声枪响,打碎了原本的平静。

两人在房间内展开激斗,枪声也在不断响起。

而田柾国就在旁边看着,愣住了,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他看着V逐渐乏力,慢慢走向弱势,眼看着那枪口就顶住了他的头顶,扳机扣动的声音……

一道耳鸣声响起——

“叮…………………………………………………………………………………………”

再清醒时,田柾国手中紧握着主人的脑袋,而对方的脖子已经被他错位弄断了。

短暂停顿后,他终于想起将眼前的家伙翻开,检查对方身下的V是否还有呼吸。

终于,V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看向了田柾国的方向,月光下,那苍白的脸色与惊魂未定的面容映入了田柾国的眼中,可那个人却抬起了手,在他的脸上抹了一下:

“别为这种人哭……”

 

田柾国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片湿润。

他,哭了吗?

为什么?为了什么?

 

使劲用衣袖抹干眼泪,田柾国猛地抓起V的手,打开窗户,离开了房间,离开了院子,离开了刚刚经历的一切,门口处,一辆黑车正在等着他们。

田柾国和V,重新回到了监狱内。

 

之后的事情田柾国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楚了,唯一剩下的就是那天晚上他没有睡觉,反复不断的在思考着:

流眼泪就是哭吗?谁哭了?自己吗?

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为那个死去的人,又或者是……

因为V?

 

第二天早晨正常时间离开房间,田柾国依照惯例去隔壁找V,却发现,V消失了。

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干干净净的,不留一丝痕迹的,消失了。

 

 

 

 

 

5

人的生命是什么呢?

只要活着能呼吸就代表着你还拥有生命吗?

 

地上之人无力失笑,血液流逝的同时,感受、体力也在慢慢消散,一种坠落的感觉缓缓升起,一个黑色的大洞在眼前等待着,等待着他的进入。

他曾经因为某个人而进入过那个大洞,不过不是肉体,而是心理。

他曾经以为,那时的他即使还在呼吸却早已经失去了生气。

但是又恢复了。

他转过头再次看向这房间内的另外一具身体。

那个人应该不能恢复了吧。

俗称,死亡。

 

 

 

与死亡相伴的人生,有趣吗?

作为医生的话也许有趣,作为法医的话应该是有用,但作为杀手——

本题无解。

 

18岁的生日那天,田柾国已经离开监狱2年了,也有了自己的住所,他没有逃,而是被放出来了,条件就是将他曾经被强制教育的东西投入使用。

直接一点的说法,他成为了被圈养的杀手,需要他的时候他是“Jung Kook”,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可以恢复成“田柾国”。

他的身份资料齐全,即使已经更换过多次,名字也从来没有改过,也不知道是他的上线不想给他改还是他不积极主动的态度让人家也觉得无所谓。

反正,此时作为田柾国的少年正穿着普通的衣服在街上溜达。

普通的破洞牛仔裤,普通的军绿色帆布大风衣,内搭黑T,胸前一幅现代画装饰,中长发柔软的被风轻吻着,他看向了头顶上的阳光,笑出了两颗小兔牙。

“天气不错。”

 

昨晚上刚结果了一个新的目标,干净利落,现在是休息时间,在街道上乱溜达溜达,熟悉一下,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他应该都会住在这里。

这里还算是在繁华区吧,不过因为现在是正常上班时间,所以街上人并不多,走了几步,眼前一个卖小吃的小贩偶尔吐出几声叫卖,而不远的街角处,乞讨的孩子眼巴巴的望向那里,甚少眨动。

此情此景让田柾国想起了什么,感觉有些好笑。

随手在兜里翻出几枚硬币,他走向小贩,买了两份食物,继续向前,走到了拐角处,将其中一份递给了小乞丐。

看着对方震惊的双眼和迅速接过去的双手以及后来的狼吞虎咽,田柾国小小的咬了一口手中的这一个,嗯,有点太甜了。

而且还很烫……

等一会吧。

他蹲了下去,待在了小乞丐的身边,看向对面的高楼,那是一所市内甚至是国内知名的酒店,外表十分奢华。

可是,还没等他将对面的大楼观察完,一道目光将他吸引了过去,原来身边的小乞丐已经吃完了手中的那份,正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中的这一份。

呵呵,田柾国看着小乞丐直勾勾的眼神,将手中的食物缓缓移动,感觉着对方的眼睛也跟着他手的方向移动,画个横八双圈,拉直线……

最后,他还是不得已将自己咬过一口的食物递给了对方,小乞丐欣然接过,大吃特吃,田柾国盯着看了一会,重新将目光移向刚刚没看完的酒店门口装潢。

但视线却被挡住了——

眼前停了一辆看着就不一般的黑车。

只一眼,就让田柾国猛地站了起来,甚至惊到了身边刚刚吃饱的小乞丐。

他没想到他的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个人——

那个从孤儿院将自己带出并给了自己一巴掌的男人。

 

一身黑西装,那人站在车边,恭敬的打开车门,弯腰鞠躬,一副顺从的样子。

而从车中走下来的人则让他更加意想不到,虽然两年不见,长相略有变化,发型也和那个时候不完全一样,而气势更是,完全让人想不到那会是同一个人。

V.

 

田柾国在离开监狱前第一次向教官开口提出的问题就是V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很惨,他被折磨了一番并被强制命令忘记自己曾经认识过这个人。

那是他除了父母外第一次深刻体会到死亡的含义。

他用这个结果催眠自己相信V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然后他才活着走出了监狱。

从那一刻起,心上长出了一个小小的蛋壳,不知道在保护些什么。

离开后他也动用自己的手段想要找到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总是仿佛一拳打到棉花上一样力不从心,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他一直以为V死了,在不能确认的情况下,他无法相信那个人还活着。

可今天那个人却以那副模样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状况真的是太奇怪了。

看来今天是不能好好休息了,这么想着,田柾国拍了拍身边小乞丐的头,让对方离开这里,最好今天之内都不要回来。

小乞丐有些不耐,但在田柾国的气势下还是顺从离开,几步一回头,不知道是舍不得这地方,还是想再看田柾国几眼。

而另一边,田柾国将大衣帽子拉起,隐藏身形,走向了酒店的方向,开始熟悉周边地形,找到前进的路,和可以后退的路。

他要去会会那个人。

 

观察,分析,逻辑推理,试探,行动,完成任务。

击晕了门口守着的几个人,田柾国顺利的进入了V的房间,看着那个躺在床上一脸疲态的人,他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的单人沙发上,等着对方发现并清醒。

可等了一会都没有变化,田柾国皱了皱眉,这家伙的警觉性是要差到什么程度,这样能保护自己吗?保镖再多,自己也得先有自保能力呀……

乱想一堆,心中冷淡的骂了自己一句闭嘴。

但现实中却开口叫了一声“起床。”

面前人瞬间惊醒,藏在被子里面的手握枪对向田柾国,他猛的将枪口抬起,对方也不甘示弱,手上几番推拉,终于将枪击落于地。

田柾国爬上了床,将V压在自己的身下,困住了对方的动作,没有说话,等待对方发现自己是谁。

不知道对方是否还能认出来,毕竟那之后也已经过了2年时间。

所幸,待看清楚是谁后V也停止了反抗,面上一片平静,没有太多可以被看出来的感情,田柾国看着V盯着自己的眼神,两人都鼓着一口气,谁都没有开口。

房间内一片安静。

终于,和两人的最初一样,先打破僵局的V先行发声“门口的人还活着?”

“……嗯。”

 

“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田柾国问道。

“这里那里,地方挺多。”

答案让人不爽,“你现在做什么?”

“完成使命。”

不爽加剧,“你到底是谁。”

“你猜?”

好吧,最后一问,“你的名字?”

“金泰亨。”

 

话音将落,田柾国猛地放开对方,离开床面,站了起来,远离V的方向,一脸震惊,后退了几步,靠在墙上,“你是金泰亨?你就是金泰亨……”

心上一层脆弱如蛋壳般的薄膜有了小小的裂缝,里面缓缓流出了一片黑色的液体,浓稠,厚重,它们并没有将蛋壳击碎,可是田柾国的心中却有什么东西完完全全的破裂开来,再也回不去了……

他笑了起来。

田柾国疯狂了笑了起来。

用着断气般的力气蹲下身笑了起来。

片刻后又陡然停止,田柾国双手猛拍了几下自己的双颊,露出了那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两颗兔子牙,一对闪闪发光的兔子眼,精神满满的样子。

他慢慢站起身低音说道:“原来是你。”

“初次见面,boss。”

 

离开监狱后,田柾国除了寻找V的这件事之外,就是要了解自己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寻找消息的事不能让自己的上线知道,所以信息了解的非常缓慢,再拼凑起来,耗时一年多的时间才让他终于了解了当时不到一个小时内所发生事情的全貌。

老教父突然死亡导致的新任教父更替,最被看好的长子虽然被认为是继位最佳人选但是老教父临死前却属意最小的儿子并且早就开始着手培养。

但最后位置却让大儿子夺取,小儿子从此失去消息。

而当年两个人的目标对象就是那个在位置上坐不稳的教父大儿子,两人任务完成后,小儿子的名号开始重出江湖——

也就是田柾国的上线的上线的最上线,顶头大佬,这个国家几个重要城市地下势力的实势教父,不含糊的说权力网关系到全国甚至国际范围。

一位非常年轻的教父,大名金泰亨。

为人神秘,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外貌如何,年龄多大,性格脾气,处事风格。

因为大多是他人代为出面,金泰亨只在背后运筹帷幄。

消息到此结束,田柾国也没有想要继续查下去的意思,反正知道这些事对于他找到V并没有帮助,毕竟那个时候的他怎么可能有一丝丝怀疑自己身边的这个人竟是那个金泰亨。

今日重见,仿如新生。

与之相对,心中一片冰冷。

时至此刻,他终于确定,那个V已经死了。

连带着,不定期感怀记忆中那个V的另外一个家伙也被同时杀死了……

消失于一段诡异的笑声中。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金泰亨在床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V的消息已经完全处理掉你是根本不可能找到的,现在你可是这个世界上仅剩唯二知道我是金泰亨的人。”

靠着墙壁,握着双臂,“偶然!”田柾国实力冷淡。

“看来我们还真缘分不浅,认真交个朋友吧,”金泰亨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向了田柾国,伸出双手,微微一笑。

田柾国也回以微笑,回应对方,“好的,boss。”

金泰亨皱了下眉,没说什么,转身向行李箱走去,掏了一会,拿了个小东西出来,田柾国仔细辨认,非常眼熟。

是一个兔子玩偶。

金泰亨重新走近田柾国,将手中玩偶按在对方的胸口,笑着说道:“生日快乐,这是礼物。”

接过手,田柾国仔细看了半天,突然发现,这是那个当时留在福利院的玩偶,被讨厌的黑衣人阻止没能带走,本以为早就消失或者被损毁,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它,真的是……

虽然个子比金泰亨要矮一点,但田柾国还是努力站直了身体,靠近对方,贴了脸颊,在金泰亨耳边轻声细语“谢谢boss。”

说完就转身离开,行至门口时倒退两步停了一下,将放在门边用作装饰的花瓶置于手上,抽掉位于其中的鲜花,没有回头,“再送我个花瓶吧。”

身后金泰亨没有回答,田柾国也没有再停顿,打开门,带着玩偶和花瓶离开了。

 

关上门后,田柾国去旁边的公共盥洗室接满了凉水置于花瓶内,轻声叹了口气,“啊……今天是休息日来着……”

“……”

“算了,机会难得。”

他重新回到金泰亨门口不远处,找到了那个当年的黑衣人,对方刚刚被他弄晕,现在还没有清醒。

“哗啦啦啦”的水声响,田柾国将花瓶内的水浇在了对方头上,看着那人猛地惊醒,他又迅速从对方腰间抢过对方的配枪,打开保险,置于对方的额头前,用玩偶挡在枪口,轻声低吟:

“再见。”

 

玩偶内的填充物如柳絮般飞了出来,落在地面的鲜血之上。

田柾国将兔子玩偶重新收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此处。

 

2天后,一个地下社会的大消息惊现人间——

来和本地某位大佬谈事情的另外一伙黑帮人员被全灭于其在本地的临时居所,别墅内第一眼就能望见的显眼处留下一个圆睁大眼的兔子面具,看上去带点可爱,却也非常诡异。

别墅内一片横七竖八,看得出来行动非常干脆利落且毫不手软。

 

兔子面具,一战成名。

 

 

++++++++++++++++Black Confession【上】 TBC++++++++++++++++

++++++++++++++++字数:8111 by 呓语声乱 于20170310 20:59++++++++++++++++


字匠唠叨:


第一,本文灵感基础:

视频:kill jk

文章:Haunted


尤其是视频,不仅让字匠歌单增加了一个新曲目,最后那几秒真的是帅的没朋友。

因为不会翻墙所以严格来说【写的时候】没有看过原梗的各种设定,完全靠自己想象的。

反正就算看过也会这么写,大纲的灵感真的是瞬间,详细的是听着《save me》步行1小时后完成的,其实真的还是比较简略版本的。


第二,本打算全部写完一发完的短文,但因为字匠话唠属性,不会写短文,所以估摸着一发是超字数的所以半半着来吧。

另一半还差一点添肉(此肉非彼肉)的的内容,字匠很是需要再努力一下才行。


第三,感谢您阅读至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吧。


PS:字匠在找梗时乱翻看到的图,所有权利属于原作者,侵删,但是字匠写的时候一直觉得这张最符合本文的JK形象。



热度(24)

© 理智爱疯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