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爱疯狂

脑洞癌患者,极度厌恶抄袭星人。
骂人爱好者不要找我。
纯正小言脑,爱与美不可分割。
更期不定,欢迎留言。
最后一句,一号多用,super杂食,杂杂食。

[正泰/ 鬼怪 梗] 壹










第一,本文是韩国爱豆同人文,估计点进来的人都知道不过还是要重申一句——

本文CP是字匠的防弹心头好之一::正泰CP


第二,搓手拜谢,看本文之前看一下题前语:零和字匠对RPS and OOC的基本理解:

■所谓RPS就是借用了真人的一小块魂片加上那副皮囊与其身体在本时空中所有可能性与迷妹们脑洞融合而成的文(注)艺(意)作(重)品(音)

■字匠一直觉得OOC就是所有同人文化的起点,但是绝对不应该成为终点的存在。

 

本文是借梗知名韩剧《鬼怪》的特殊人设和故事剧情大纲主线以及知名片段,但内里故事背景细节及人物描写是完全不一样的,毕竟最起码的·人·数·就不一样!!!

 

关于高丽历史背景什么的字匠是完全不知道的,所以按照本国的历史阴谋模式脑洞虚构了一小段。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可转载,不可抄袭,做人底线,不可轻弃。

即使是使用爱豆原人原名,也请遵守原则,圈地自萌,勿扰真人。【习惯性标准废话,反正估计蒸煮你也扰不到】

若您喜欢,留言或红心蓝手之类的您随意,当然最好是留言沟通,有助于更好的改进字匠的文字水平,将来可以用更好的文字让看客看得更舒服。

字匠也不过是写来图个自己开心,能够众乐自然是好的,不能的话,拜托您点“×”。




+++++++++++++++++




被黄金亲吻过的遗骨

                                 

                                     鬼怪

 

 

 

1

 

若灵魂附在对某人而言有特殊意义的物件,且染了其生前强烈执念的话,便会成为鬼怪。

让主人命丧其手,浸满主人鲜血的长剑则更甚。

而唯有那位“命定之人”,方能拔出此剑。

拔出此剑后,一切虚空归无,才可安息。

 

“所以,要善待你手中之物,勿忘君主赐剑之念。”略有些年长的男人背对身后人,仔细擦拭着自己的武器,“这是你第一次随父出征,暂时就留在后方积攒经验,磨练磨练吧!”

身后人没有迅速回答,认真的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像是在想些什么。

一室安静没保持太久,忽闻“呼呼——”风声响起,大帐门帘撩起,一声“报——”的长音打乱室内人的状态,年长的男人看了来人一眼,便让其子即刻离去。

听到男人话后的帐中人也未耽搁,看着眼前已经聚在一起小声说着话的二人一副严肃讨论的样子,握拳退身。

行至帐门处时隐约听到来人压低声音“……王城来报……”,没做细想,继续后退。

掀起帐门后年长的男人于其身后又传来一声,“好好照顾你哥哥!”

有些疑惑,手上微顿,不知为何觉得帐中长者面色十分凝重,想了想也没多在意,如常回应:

“是,父亲。”

终于掀起帐门,离开帐中。

抬起头看看天上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笑出了一片灿色,“天气真好!”

可谁也没想到,这竟是田柾国最后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而父亲对他的嘱咐,他也没有如允诺般依约而行。

 

三天后,他收到了父亲在回王城半路上遇到敌方伏击而亡的消息。

七天后,他不得不作为兵士征战沙场,虽杀敌无数,一鸣惊人,让众将士刮目相看,却满面哀色,不知喜悲。

数月之后,他作为仅余的将军得胜回朝。

而等待他的,则是另外一个人间地狱。

 

数月战况,伤者甚多,余队浩荡,缓步前行。

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毕竟还是取得了胜利的战果,回城路上,两道百姓夹道欢迎,高呼“田柾国将军!”大名。

王城大门已近在眼前,田柾国表情略有松动,疾行数步,向大门靠进。

谁知却突生枝节,守城将士将其阻挡拦截于王城之外,命其卸下铠甲,不得入内。

田柾国停下脚步,仔细听着王城将士诵读着王的旨意。

听起来只是粗暴的命令,田柾国当然不愿领命,仍执意前进,事已至此,他更是要见到那位王者,有话要说。

副将为田柾国鸣不平,竟差点被当众斩杀,所幸最后城门开启,田柾国满面怒容,握紧手中长剑,看向大门内的世界。

 

步行数步,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停下前行的脚步,那素服披发之人,正是自己的兄长——智旻。

抬头仰望,高台之上,王的面容不甚清晰,但是自己与对方之间的肃杀之气,却满溢而出。

王身后不远处站着自己过去一同玩耍过共同长大的兄长——闵玧其。

步步前行,步步燃心,田柾国无法停下脚步,从最初听到父亲死亡时就开始疑惑的问题逐日累计,悬挂的心情再加上至今遇到的数件不合理之事合流一起,随时能够喷薄而出。

而王的一声“止步!!”却突然发声,打断了田柾国的情绪,他停在了智旻的不远处,终于能够更加清晰的看见王的面容。

抬起了头,他直视着上面的那个人。

 

王没有任何动作,仍旧是以前见到过的那副严肃面孔,而贴近其身边的宦官,斜眼微挑,开始了对其父亲的诋毁,难听的话语,都落于田柾国的耳中。

他不愿辨析话中内容,全当耳边风过,不留余音。

田柾国狠狠握紧了手中长剑,想着哪怕在早前几月,此时的自己一定不会像现在一样,无所作为。

深呼吸一口气,他压抑了自己的情绪,看着上面的那个人,等着那个人能够说出什么。

可现实却是,宦官的话语不停,闵玧其也不言语,王则更甚,只是静静的看着处于下方的自己。

某种情绪在挤压上升,田柾国不断回忆在战场上的场景。

终于,王的一个手势过后,宦官停止了声音,看向了王,王轻描淡写一个眼神,宦官终于退后一步。

王虽未动身形,看起来却像是他向前迈了一步一样,他开口,“不要过来,离开这里,朕放你一条生路……”

手中剑柄瞬间一紧又一松,险些落地。

田柾国有些控制不住表情。

“……带着你兄长,一起离开这里,朕将不再追究,你父亲和你们家族的罪行。”

罪行?

什么罪行?

立于此处之众人,难道是为了讨论什么无从得来的罪行?

对一个刚刚从战场脱身回归王城的臣子,这就是此刻面前之人想要说的?

田柾国转头看向身边的智旻,也收到对方悲哀的回视,他们没有对话,可田柾国却隐约察觉到了对方不正常的情绪,回身发声,“父亲他一直……尽忠职守……忠君护主……他犯了什么罪行,竟然……”

“不要再向前一步,带着你的兄长,和所有的疑问,尽快离开,否则,朕必严惩。”

又转回头,看向智旻的方向,田柾国想要再询个究竟。

智旻犹豫了片刻,动了动嘴唇,正欲开口……

却被上面的闵玧其一声高呼“闭嘴!”所打断。

智旻也回身看向了高处的某个人,扫视一圈,没有再说下去。

抬头看向田柾国,隐忍着,不让泪水留下,“父亲,已经安然下葬,你若要前进,我定不拦你……”

“走吧,去向那个人亲口询问!!”

“可是,兄长……”

“走吧,将军,我没关系。”

“智旻兄长……”

“我没关系!若我今日结局如此,那也不过是最初就预定好的命运,所以去吧,柾国,去殿下那里,去那个人那里,问清楚,说明白。”

闭了眼睛,整理心绪,田柾国转头看向台上王者,抬起沉重的脚步,迈步向前……

不管身后的破风之音,兄长的痛呼,身体倒地的轰响,一切的一切,他都努力抛之脑后,只是向前,再向前,想要问问那个人,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终究,几步之后,他还是动摇了心情:

“停下脚步!!!!”

“朕乃百姓之主,天下王者,田柾国,你想看到王之怒吗?”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惨状,你认为只会出现在战场之上吗?!”

“……”

那一步,终还是迈不下去。

 

宦官又踏出一步,一声大喝,“跪下!!”身边士兵听话上前,砍向田柾国的背后……

他回身挡了几招,还是停下了脚步,难掩已经身负重伤的事实,可即便如此,他仍然不愿倒地,拿剑支撑着,略低垂着头,抬起眼神,看着自己面前的王者。

“跪下。”王厉色发声。

又是一刀横劈,终于支撑不住,田柾国几乎趴到在地,手拄剑身,勉强保持了跪姿,仍旧垂头抬眼盯着眼前的王,口不言语,但眼中的那份光芒,恍如燎原之火,燃烧不绝。

而王也回望着田柾国,两人即没有对话,也没有任何行动。

身边的宦官想要打破这气氛,王再次抬手阻拦,他叹了口气,放低声音,“去叫田将军的副将前来,送他……最后一程吧。”

不一会副将跌跌撞撞的奔跑着来到此处,从震惊到仇恨的表情转变,高呼着看向自己的将军和高台上的王者。

田柾国终于放下目光,低头掩面,轻抚副官的手臂,“最后,麻烦你了。”

副官泪流满面,跪于田柾国的面前,颤抖着将剑尖指向他的胸口,摇晃着脑袋,口中泣音,“将军……将军……”

可手上却偏偏无法施力,剑身没有前行。

无奈叹气,田柾国抬起手臂,将副将的手扶持稳妥,一个用力,自行将剑身插入了自己的身体……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碎心之痛下他抬起了头,看到了高台之上那个转身离去的他曾经的王,猛地又向前施力一次,剑身更深的插入胸口,口吐数口鲜血,不支倒地。

眼中最后所见,是智旻那倒于血泊的身形和已经无念的双眼。

心中所忆,是某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语:

“不要祈求,神不会听。”

如那日般灿烂明媚的阳光之下,田柾国心死身亡。








++++++++++++++++鬼怪 【壹】 TBC++++++++++++++++

++++++++++++++++字数:2830 by 呓语声乱 于 20170320  13:17++++++++++++++++




字匠唠叨:

 

第一,知道更的很短,字匠也很郁闷。不过要按照电视剧来写的话,不这么断就很麻烦,毕竟电视剧是纯粹的上帝视角,而文章的视角要以故事的流畅度选择而行,字匠也在各种摸索中。

 

第二,某种意义上短文也(重)许(音)可以促进字匠的更新之心,能够少量匀速,这是字匠对自己的愿望,希望能做到。

 

第三,为了不把朴先生的台词处理得过于女化,真的用心了,但总还是觉得稍有些不足,谁让原作MS是纯粹的正常向呢,不知看客们觉得如何。

 

第四,有关姓氏的问题肯定是个大BUG,就这么着吧,这是硬件危机,字匠也只能如此,/(ㄒoㄒ)/~~

 

第五,终于开篇了,字匠也甚是期待,不知字匠能做到何处。

感谢您阅读至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吧。


热度(8)

© 理智爱疯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