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爱疯狂

脑洞癌患者,极度厌恶抄袭星人。
骂人爱好者不要找我。
纯正小言脑,爱与美不可分割。
更期不定,欢迎留言。
最后一句,一号多用,super杂食,杂杂食。

[正泰/ 鬼怪 梗] 壹











第一,本文是韩国爱豆同人文,估计点进来的人都知道不过还是要重申一句——

本文CP是字匠的防弹心头好之一::正泰CP


第二,搓手拜谢,看本文之前看一下题前语:零和字匠对RPS and OOC的基本理解:

■所谓RPS就是借用了真人的一小块魂片加上那副皮囊与其身体在本时空中所有可能性与迷妹们脑洞融合而成的文(注)艺(意)作(重)品(音)

■字匠一直觉得OOC就是所有同人文化的起点,但是绝对不应该成为终点的存在。

 

本文是借梗知名韩剧《鬼怪》的特殊人设和故事剧情大纲主线以及知名片段,但内里故事背景细节及人物描写是完全不一样的,毕竟最起码的·人·数·就不一样!!!

 

关于高丽历史背景什么的字匠是完全不知道的,所以按照本国的历史阴谋模式脑洞虚构了一小段。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可转载,不可抄袭,做人底线,不可轻弃。

即使是使用爱豆原人原名,也请遵守原则,圈地自萌,勿扰真人。【习惯性标准废话,反正估计蒸煮你也扰不到】

若您喜欢,留言或红心蓝手之类的您随意,当然最好是留言沟通,有助于更好的改进字匠的文字水平,将来可以用更好的文字让看客看得更舒服。

字匠也不过是写来图个自己开心,能够众乐自然是好的,不能的话,拜托您点“×”。




+++++++++++++++++




被黄金亲吻过的遗骨

                   

                                 鬼怪

 

 

 

2

 

夜幕星垂,圆月薄雾。

此时美景,适合对影三人,小酌几杯。

但这荒郊之外的两人却不这么想,他们正手持铁铲,努力挖洞——

“你确定你听得没错?这种乱坟荒地怎么可能有什么大将军的墓葬?”

破烂的衣物,愁苦的表情,两个同样外表邋遢的男人低声对话:

“听我的没错,你不是正缺钱给儿子看什么怪病,这笔做完可就发了,听说是个十几年前秘密葬在这里的将军,所以才这么简陋。”

说话的人眼中一片精光,贪财之色尽显。

“好歹是个将军,陪葬再不济,也够我们小老百姓花销数月。怎么,怕了……”

“我我我……我想得也没那么多,就听你的吧!”

边说着,两人终于将坑洞挖出了一个雏形,看着里面破烂不堪看不出原形的棺木。

一人开始奋力加速,边挖着还在嘴中默念,“发财了发财了……”

而另外一人看着对面人的样子,也随之行动,终于合二人之力,将棺木边的空隙扩大的一些,让两人可以勉强落脚。

想也没想的,一人在确定着力点后猛地一铲子向棺木袭去,木材看着老旧,也的确不堪一击,应声裂开数道纹路。

另一人则跃出了坑洞,看着同伙的行动。

几铲子下去,棺盖已经不稳歪斜松动,坑中人将上面的家伙叫了下来,两人共同施力,终于看到了棺木中的真面目。

有些奇妙,棺木中竟是一具保持得比较完整的枯尸。

 

枯尸手握怀中一柄长剑,虽历经岁月但看着还是不损外貌,仿如新物,一人看着就想上手,被另一人阻止:

“不对劲呀,你说过都十几年了的坟头,这个样子,会不会有什么……”被打断。

“害怕你就走吧,反正这把剑我是要定了!”说完便甩掉另一人的手,抓握住剑身,想要将其从枯尸手中拿走。

“这这这这……这么紧……死透了的老家伙……哎呀算了!”又一铲子下去砍断了枯尸的手骨,终于将宝剑脱离尸身。

可看了几圈发现剑身上并没有什么贵重的装饰品,男人“啧”了一声将剑扔出坑外,“先收着,我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宝贝,金子啊金子啊要金子啊……”

返回坑上的人接住宝剑,没理下面的人,仔细看了会儿,握住剑柄,还是没敢把剑拔出剑鞘。最后只得放开剑柄,放下剑身。

而变故,也从此刻开始——

 

指尖突然间光芒大盛,手中剑再握不住,猛力震颤。

面色大惊,手中松力,剑身脱鞘而出,直直的向尸身袭去。

坑上人勉强大呼“小心!”提醒另外一人后便吓得趴卧于地,没敢抬眼看。

不一会白芒消失,坑上人终于从手臂的掩护中颤抖出来,观察着面前的变化。

和自己一起来的那人晕倒在坑边上,保持着想要爬出来却未果的状态。

再抬起头,眼前出现了一双陌生的脚,眼神再度向上爬行,耳边已经响起微妙的响动——自己嘴唇打颤,牙齿碰撞的声音。

终于,保持趴卧的状态,来人看清了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物——

铠甲武装,长发披肩,面上脏污不堪,表情冷峻无人色。

他猛的侧身滚了几下,跪地磕头,尖声高呼,“鬼怪大人!鬼怪大人……”

没有停止,不敢停止。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听着没有声音,他再度抬起头,眼前早已空无一人。

仍然那轮圆月,依旧那般荒凉。

 

 

 

混沌虚无,无知无感。

乍然响起一道清脆剑鸣,刺耳却又微妙的悦耳,像是神思缓慢聚集,可还没等这感觉更加深化,瞬间剧痛袭身而来。

仿佛听见了生骨的脆响,感受到了覆肉的厚重,再来串联神经的微妙知觉后,疼痛减缓,深深呼吸一口大气,他睁开了眼睛。

听到耳边缓慢而苍老的声音:

 

“竟然如此契机将你唤醒……”

“……你虽忠君护国,杀尽强敌,抵御外辱,可死于剑下者亦乃神之子民,于情于理,不应获此殊荣。”

“念你身亡时年岁过轻,这是神的爱护,也是神的诅咒——”

“你会孑然一身,在永世轮回中不得灭身,亲眼看着世人死去,爱人消亡,你不会忘记任一生命的消散,直到遇见那个可以拔出身上利剑的命定之人,剑身离体,方能虚空归无,得享安息。”

 

耳边声音骤停,抬起头,一只小白蝶模糊着在眼前晃动,眼神慢慢聚焦,他看到了上方悬挂的利剑,眨眼之间向其袭来,利剑入体,碎心之痛。

穿胸苦痛之下,很多画面与感情充斥大脑,他终于想了起来,自己的名字——

田柾国。

 

感觉到自己的躺姿,田柾国站起身体,观望着身边的环境,一个被吓得趴卧于地的男人和靠近自己的这个昏过去的男人,轻踏近处之人的身体,他爬出了坑洞,回望两眼,冷淡想到,原来这是自己的坟墓。

眼中最后的记忆是那背影,那面容,和那灿烂的阳光,再度开眼竟是如此孤寂月色,虽仍不失为美景,但毕竟过于讽刺。

看着那个趴卧于地之人观察了几眼自己后大呼“鬼怪大人!”,他没理睬,转身离去。

田柾国还有事情要去做。

王城之地,未解之恨。

欲了怨情,势必亲为。

 

虽趁月色,但沿途破败荒凉之色未曾断绝,田柾国心上不耐,即使身亡时年岁尚青,也知现在这种场景并非安乐盛世。

看来自己身故后的数年,世间变化颇大。

疾步行进,从隐秘之路到达王城,城中一片肃寂,不祥之感渐上心头。

进入宫殿不远,他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有说有笑的和身边几人闲聊,细看两眼,那人面上已显露老色,胡须鬓白,年岁不轻。

生前他对此人并不过多了解,也未有仔细接触,但生命尽头的感触与怨恨又怎会让他多加思考选择,只记得那徐徐的声音,厌恶的词语,如不断利器强凿着自己的大脑,促使他必须行动。

亦步亦趋,跟踪前行。

等此人身边人离去,独身一人时,田柾国终于从暗角出显示身形,站在了那个人的眼前。

那人一愣,面上一片惊色,“大胆,这是那里来的毛贼,竟敢闯入王城……”待仔细看了几眼后,却如突然被掐住了一样,断了声音。

“好久不见。”田柾国低声回应。

“你……你……你……你你你……”

不等对方回应,田柾国几步上前,亲手拧断了对方的脖子,结束那人的生命。

终于,声音停息,脑中得以安宁。

随手将尸身扔到一边,他继续向前,现在还余两人要见。

 

行至主殿,看着外面跪倒数十人,哀哀痛哭,心中那不祥之感更甚,他用最快的速度从偏门入殿,看着高台之上的那片金黄布料包裹之人,或者说尸身,一时无语。

片刻后,吐出一口长气,轻声低叹:

“晚了…………完了。”

上前靠近,眼神轻描这那具身形,脑中画面是最后一刻自己眼中王的背影,心口微涩,不知哪里升起一片哀思——

 

看着身边人死去,你不会忘记任一生命的消散。

而眼前这人就是第一个需要被铭记的,消散的生命。

 

静默片刻,田柾国转身想要离开,眼角余光,看到那人身侧摆放着一副卷轴。

不禁小惊,若非眼前之人亲自开口,这等物件怎么可能留于此处。

犹豫了几下,还是上前打开,想要一探究竟——

缓缓展露的画面中,是一副水墨人像,虽为背影,但他明眼一看便知,这是自己的兄长——智旻。

画面清淡,水墨色彩,剑舞之姿,轻灵飘逸。

田柾国想起自己当时年岁尚青,欣赏过几次自己兄长的舞蹈,美好生动,触动人心,但从那变故一刻开始,就注定无缘再见。

眼眶泛红,眼底微热,田柾国抬起了头,情绪几升几落,念及自己的兄长,苏醒后的第一次,他产生了柔软的心情。

当年的故事早已无法继续,是啊,现在的他也不是当年的那个田柾国。

沉默心境,难以抉择。

几番思虑后,他决定留下卷轴,而不再去见闵玧其——一个他最后生命的参与者,也是他曾经视为兄长之人。

于情,他害怕现在的自己在看到那人时会做出什么可怕之事。

于理,也许他还能从其口中知道些什么,可面前之人已死,父亲的忠心、兄长已逝的生命和自己的冤屈也只能随之入土。

再多的仇恨与怨愤又能怎样,此时清净,真的晚了也完了。

看着宫殿中的长明火烛,动动手指,将其泼洒于地,注视着火光渐起,他眼神默然。

如来时一般,未以己身惊动一人,田柾国离开了王城。

 

想着在离开前再看这片故土最后一眼,田柾国便回到了自己的坟墓处,打算就此告别。

待走近,竟发现那里有两人跪倒于地,口中念叨“鬼怪大人……”,定睛细看,是那个挖掘坟墓的男人带着他的孩子。

男人感受到了他的近身,慌忙转变方向,带着孩子正面跪地。

田柾国没有阻止,也未靠近,沉默着,听着对方的话语:

“生逢乱世,不慎冒犯,得罪了鬼怪大人,愿大人救救犬子,我必当倾家荡产,报答大人之恩……”

田柾国看着那个无法顺利保持跪姿满面倦容的少年,与旁边激动的男人形成强烈对比,“抬起头来!”

男人听话将孩子的脸抬起,田柾国低身靠近,本想着看看对方脸色,也许会看出什么,但越是靠近越是奇怪——

他竟在那孩子眼中看到了些许画面,似有前世光景,也有未来片段,他站起身,看向男人,“他会活下去的,而且还会活得很好。”

男人惊楞,田柾国不打算多留,转身欲走。

谁知刚迈出一步,便被身后人阻止,只见那人猛地抓握住田柾国右边小腿,奋力抱住,“望大人带我们父子一起,离开这蛮荒之地,我与小儿愿终身侍奉大人,生生世世,为牛做马!!”

什么意思?这是田柾国的第一想法。

当然不行了!他打算回身告之。

可想着拒绝,看到请求之人迫切的神态与面容还有旁边孩子睁大的双眼,田柾国就是张不开口。

脑中难免想到了自己的父亲,眼前这位父亲,即使是在做着离奇的举动,但那份为孩子着想的心情,让人难硬心肠。

大大的叹了一口气,他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手!”

男人依言而行,田柾国转回身体,蹲下身,将男人和其子扶住,共同起身。

 

 

 

都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会变的成熟沉稳,可这原则在田柾国这里却一点都没有通行。

生前他就很一直喜欢高处,尤其是与危险相伴的高处,这爱好九百年来未曾改变。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类技术的发展,楼房越建越高,离地越来越远,田柾国越来越期待,想来入云之境,只需时间。

呵呵,反正他最多的就是时间。

而此刻深夜,立于高楼顶层牌匾之上的田柾国踮脚站立,享受着被风力稍重就会吹落地面的危机感,心中一片愉悦。

“可乐,好喝!炸鸡,好吃!宵夜,珍哥请客!天气,不错!”随意哼了个小调子陪着随口的词,让声音随风飘逝。

而耳边除风声外,仔细分辨,还能听到世间之人的杂音,不过他也不甚在意,鬼怪做了几百年,他当然深知处世之道,直到,那一声微弱的求救声刺入了耳膜。

那是一道虔诚的女音,在恳求神,来拯救她的性命。




++++++++++++++++鬼怪 【壹】 TBC++++++++++++++++

++++++++++++++++字数:3890 by 呓语声乱 于 20170411  21:56++++++++++++++++



字匠唠叨:

 

第一,重修了第一篇,整补了400多字,其实并未影响主线,但看着更舒服了些,字匠就是对这些小细节扣得不行,有时候字匠都觉得烦,不知道读者们怎么想。

 

第二,本章算是过渡段,比第一章更鸡肋一点点,虽然字匠觉得承上启下很重要。

字匠的文风就是先立人再讲故事,即使是同人作品也一样,毕竟“千人千哈”呀,我的哈是这样的,你得了(3声)一下四撒。

 

第三,如众多作者一样,希望有人能够认真留言,沟通交流。

 

第四,查了一下韩国婚龄,男18,女16,为法定最低,须父母同意。但是20岁才是成年,这个界定也是蛮有趣的。

 

第五,20170413增补400字左右。


第六,感谢您阅读至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吧。


热度(11)

© 理智爱疯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