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爱疯狂

脑洞癌患者,极度厌恶抄袭星人。
骂人爱好者不要找我。
纯正小言脑,爱与美不可分割。
更期不定,欢迎留言。
最后一句,一号多用,super杂食,杂杂食。

【火影/带卡】三生三世辉夜姬 一心一意卡卡西 第一幕

*

*

*


原名 第一版《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本文CP是漫画《火影忍者》中的: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第二,搓手拜谢,看本文之前看一下字匠对OOC的基本理解:

■字匠一直觉得OOC就是所有同人文化的起点,但是绝对不应该成为终点的存在。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可转载,不可抄袭,做人底线,不可轻弃。

 

■字匠当然是热爱他们并且以此为动力才开始同人创作的,但这毕竟和原著不同,以原著中没有明显的YY线为主线,对人物自然会一定限度上的原创化小言化。

■若您喜欢,留言或红心蓝手之类的您随意,当然最好是留言沟通,有助于更好的改进字匠的文字水平和人物塑造,将来可以用更好的文字让看客看得更舒服。

■而且与人沟通的确是可以激发继续填坑的欲望,只能说,人啊,还是很虚荣的!!

■字匠当然首先是写来图个自己开心,能够众乐自然是好的,不能的话,拜托您点“×”。

 



第四,字匠老毛病又犯了,写完就后悔,发了就躁郁,总觉得哪里就是不对劲,无解啊无解。

 



+++++++++++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3】

 


 

愣了一会,手底下心跳速度逐渐趋于平缓,一个想法突然蹦到了眼前,我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幸好这个地方人少,要不然被人认为是哪里有病就不好了。

刚刚还在郁闷找不到的理由突然浮在脑内空间,甚至循环播放,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这个卡卡西很有趣(选择性忽略他很可怕的部分)。

原来那个家伙也并不是只有一号表情嘛,也许以后还能看到更多,嗯,充满期待呢!!

当然了……

我还是很讨厌他!!

 

 

 

感觉自己要掉下床的时候猛地出手把自己身边的被子拽了过来,勉强做到了在掉到地面的瞬间起了一定的缓冲作用。

呼……

感谢自己有搂抱着什么东西睡觉的习惯吧,否则难免会皮肉难受一会。

今天还有更重大的事等着我去完成呢——

三人小组,担当上忍,初次训练。

呵呵呵,能够更近距离的和琳女神交流的机会就在眼前!!

我迅速起身,看着床头上的闹钟,嗯,时间正好,收拾收拾,带好护额和护目镜。

下忍宇智波带土参上!!

但是……

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略有些疲惫的黑眼圈时,前一秒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可恶的卡卡西……

为什么不把话说完!!

害的我昨天在睡觉前翻来覆去的思考那个“因为……”后面是什么。

还有昨天那个家伙究竟是要和我解释什么。

光顾着观察新版本的卡卡西多么稀奇,关于他的话反而没太过脑子,大概就听到了个什么“笔试?”还有后面那一大串话里面好像说我什么忍术体术都一般来着?

哼,天才了不起啊,还不是要和我分在一个担当上忍的小组。

…………

…………

好吧,是挺了不起的,至少他的要求有人听了,我的反对被笑话了……

整装完毕,冲着即将空无一人的房间说了声“我出门了。”后转身离开,向训练场奔去。

点点点……

点点点……

原本的路程真的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赶上了啊……呼……”弯下身用手掌支撑着身体,深呼吸了几口大气,又抬起手擦了擦汗,我抬头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琳女神,卡卡西和一个穿着制服的金黄色头发的男人。

应该就是我们三人的担当上忍了吧。

“太慢了,带土!”

“终于来了啊,你就是带土吗?”

“等带土你很久了。”

“真不愧是传说中可以载入史册的男人——忍者学校史上第一位入学仪式和毕业仪式都迟到没赶上的家伙。”

“你好啰嗦,卡卡西。”

“你迟到很久了,带土。”

噼咔噼咔,黄金闪电在我和卡卡西之间响了起来……

“呵呵……呵呵……”琳在旁边干笑了几声,担当上忍插入话头,“他们都做完自我介绍了,就差你了。”

哼哼,放弃了与卡卡西的小纷争,我仰起头,摆出一副超级自豪的模样,“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

“宇智波带土是也!”

 

担当上忍的名字叫做波风水门,我们都叫他水门老师,今天的训练是抢铃铛,目的是训练我们的团队合作,但是三个人却只有两个铃铛……

呼……好一场恶战哪!

所幸我们三人都顺利合格,要不是琳女神还在旁边我肯定趴在地上回复力气,当然,现在这个姿势也不那么好看。

汗水如雨滴落,我侧了侧头,旁边的卡卡西也同样累的不成样子,hoho……

水门老师太帅了!!

“就像这样要继续巩固团队合作啊!”水门老师看着我们三人的样子非常平和的说了这么一句。

“是!!”我和琳同时答了回去。

我盯着他一点变化都没有的样子,又转头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卡卡西。

转过头,我又看了几眼水门老师,然后又转回头看了几眼卡卡西……

再看水门老师,再看卡卡西。

循环几次这个过程——

“看什么!”眼神对到的一瞬间,我看到卡卡西用眼神这么说着。

看你被水门老师训练的有多惨啊,我笑了出来。

呵呵,看在这个十分少见景象的面子上,就不和你吵架了,我用眼神这么回答卡卡西。

不过他忙着去看水门老师和自己的手了,没接收到我的回应。

切…………

 

隔着卡卡西,我又看向了琳女神,虽然都在大喘气,但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双手施力,我从后仰姿势变成了前倾状态,打算站起身来。

“那么从明天开始你们就得执行任务了。”

抬头看着说话的水门老师,我跳了起来,“太棒了,用实战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尤其是卡卡西,我快乐的转头盯着他的方向,哼哼……

“话虽这么说,但一开始都是村子里面的任务,寻找宠物,寻找遗失物之类的……”

额……

最大的杀伤力……这要怎么展示实力啊,我迅速蔫了下去,小声回话,“那不就都是杂活嘛……”

“杂活也是任务啊,只有基本杂活完成的好,才能给你们更重要的任务。”

“卡卡西已经参加过多次实战,现在再做这种任务可能会让你觉得不满,但还是得要认真完成。”

对哈,我突然想了起来,这个家伙成为下忍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那也就是说他应该已经做过不少杂活了嘛。

这么想想,心态瞬间又平衡了起来,关于刚刚说的杂活任务,有了愿意积极接受的心情。

“呦西,那我们今天接下来的时间要做什么?”我愉快的问向水门老师。

看日头今天还剩下不少时间,铃铛抢完了,应该还有别的可以训练的事情吧。

听到我的问话,水门老师稍微愣了一下,笑了出来,“带土真是积极啊,那好吧,稍微休息一下,一会我们继续训练。”

哼哼……

我自豪的看了卡卡西两眼,怎么样,被水门老师夸奖了。

而卡卡西则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就当你是羡慕了!

 

下午的训练一样很累,转眼间就到了训练结束的时间,水门老师说了句“训练结束。”今天的事情就算是全部完结了。

我们三个小的家里虽然距离此处路程不同但差不多是同一个方向,所以琳在训练场的入口处没有离开,等着我一起回家。

泪目啊,被女神等待的感觉你们懂吗?!!

但激动的眼泪在看到女神身边站着卡卡西的时候,消失无踪。

平常不是喜欢说完就走或者说都不说转身就走的风格的嘛,怎么今天竟然改变了。

看他旁边的琳——我的琳女神一脸高兴的样子,我实在是,实在是……

三足鼎立的位置站位,我恨恨的看了卡卡西几眼,可这家伙只是用死鱼眼从我眼前略了一下,就转到了其他方向。

这种状况下,我真的是真的是不放心让琳女神单独和卡卡西一起走啊,但是,但是……

今天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去做,而且再不走的话,怕时间上也来不及,所以我只能选择眼不见心不烦了——

转过身,没有看琳女神的脸和站在琳女神身边的卡卡西,我拒绝了琳女神的邀请,说今天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

没等到琳的回答,便向着他们的反方向跑走。

呜呜……背后的两个人总归是要一起走的,我才不要看见呢!!

 

夕阳很美好。

夕阳下的背影也很美好。他在我眼前不远处向前走着,看样子应该是要回家的吧,我十分紧张的跟着前人,脑内纷乱——

为什么要放弃和琳女神一起回家的机会啊,还是为了一个自己讨厌的人。

我是又哪里不对劲了吗?怎么会做出这种大脑跟身体完全不在一条线上的行动啊!

而且现在我在干什么,只是单纯的跟踪有什么用吗?

要说话的话赶快跳出来啊!!

 

可不论多少念头在脑内闪现,我还是没敢做出什么动作,只是单纯的跟在前面人的后面,亦步亦趋,怕是再走几步都快跟到他家了吧……

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准备叫住前面的人。

谁知前面的人反而先我一步,发动了攻击:

“出来吧,跟了我这么久,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带土。”

……嗯……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还是有些郁闷,甚至还被水门老师准确的叫出了我的身份。

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我看向那个用微笑面对着我的人。

“我……嗯……我……嗯……我就是……就是有事……想要询问……问……问一下水门老师。”

“看来很重要啊,让你跟了我这么久,可是你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才会跟了这么久。”

才不重要咧,我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已!

“是……是……是有关卡卡西的事。”

“呵呵,好的,我知道了,你过来我身边,想要问什么我会凭问题来判断能不能告诉你。”

“……”被这么直率的回答我反而不想问了。

为了卡卡西这个家伙的问题而拒绝了和琳女神一起回家的机会什么的,怎么想都是吃了天大的巨亏!!

水门老师表情未变,看着我的方向,“你们两个人的关系还真是有趣,快走吧,玖辛奈还在家等着我呢,太晚回家可不好。”

我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低下头小声问了出来,“为什么卡卡西会和我们这届的毕业生分成下忍三人一组小队?”

“他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或者做了什么惹恼其他同组忍者的事情才会这样的,他不是早就已经成为下忍了吗,我和琳,甚至我们这一届的毕业生都不过才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而已,怎么看,我们和卡卡西都不可能会成为同组伙伴吧……”

“他跟我们一组,是被惩罚了吗?”

“那惩罚完毕的话,他的下一步要怎么办呢?”

“他……卡卡西他……他真的犯了很大的错误吗?我知道现在是战争时期,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理解得很清楚,但是我更知道卡卡西是个很优秀的忍者,他可是天才呀……”

好紧张好紧张,只有不断的说下去才能稍稍缓解我的紧张,天啊,我刚刚都说了什么,我竟然说卡卡西是天才?

我……我我……

我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终于停止了说话。

抬起头,看向水门老师的方向,他一脸呆萌的样子,像是没想到我会说了这么多。

我也没想到啊水门老师,所以拜托你赶快告诉我能不能回答,不回答的话我就先走了……

“……”水。

“……”我。

“……”水。

“……”我。

“……”水。

“呼哈……呼哈……呼哈……”

我陷入了大口呼吸的绝境,刚刚把手捂到鼻子上还捂那么严干什么?!

“那什么,水门老师,不能说就算了,我先走了。”转身准备开溜。

后衣领被拽住,脑袋上的头发被胡乱揉了起来,这帮人怎么都喜欢玩弄我的头发啊,我身为黑短炸的标志可不是你们的玩儿物!!!

“带土真是个好孩子呢,你的这份为同伴着想的心让老师非常感动!”

哈……那放手好吗,我的头发在抗议了。

像是终于听到了我的心声,水门老师的手放过了我的头发,但还是拍了两下后才离开了我的头顶。

“卡卡西呢,有点特别,他家里出了一点事情,多多少少有些影响到他的性格和行为,所以和比他年龄大不少的其他忍者们在相处起来有那么一点的问题。”

“所幸正好赶上你们这些差不多年龄的同届生毕业,我和三代目就想着把他和你们正式编队,组成三人小组,由我负责担当上忍的职位,也算是我们的一份特殊关心。”

“而卡卡西对于这件事也没怎么反对,就提了一个要求是要和宇智波带土,也就是你组成小组。”

“这可是卡卡西在成为下忍后主动提出来的第一个要求,我和三代目也仔细研究过你们的小组分配,觉得不错,就同意了他的要求。”

“至于你说的犯错的问题,理论上来说他没有犯错,那不过是忍者的另一种选择罢了。”

“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惩罚。”

我就说嘛,他那个讨厌的性格肯定会误事的,我脑内的小带土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甚至就地打了几个小滚。

还真的是主动提及要和我一个小组啊,这又是为什么,我们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啊?!

……嗯……

当然身为同班同学承认这个事实的确让我挺不愿意接受的,但是这又是不可争议的事实——班级内的天才如卡卡西,想要和他有交集的人实在太多,怎么可能会轮到一直把他视为对手以及眼中钉的我身上。

……想,再好好想想……

点点点……

……只除了那个事件……

那是一个对我而言非常不愿意去细想的转折点。

而且直到今天,关于那个事件中的所有细节我依然没有想的足够清楚。

某种意义上算是一种放弃吧,总觉得想清楚了也不太好。

至少对心脏不好!

 

好吧,终于问清楚了讨厌的卡卡西的问题,也该回家了,我抬起头,笑容满面的准备和水门老师告别。

“今天可是玖辛奈大展身手的机会,老师邀请带土和我们一起吃晚餐。”水门老师的声音打断了我即将开口的发言,我抬起头看着像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一栋建筑物上。

大门外的标牌上,清晰的刻着“波风”的标志。

老师家到了,没想到我们竟然走了这么久,这么远,水门老师家和我家可是完全反方向的,我再次感叹自己今天是哪根筋抽错了才会因为卡卡西的问题作出这样的事情。

“诶……不用了吧……”我有些犹豫。

“没关系没关系,多一个人更好!”

说完不容我拒绝,老师几乎使用着强迫我的手力拉住我的手,进了他们家的房门。

迎面来了一个一头红色长发的漂亮女人,开心的冲出来迎接水门老师。

然后低下头,看到了我……

不出所料的,也跑过来揉我的头发,我已经没有想法了,看来这是老师家的习惯。

“你好啊,我是玖辛奈,是波分水门的妻子,你呢?”

“我……我……”我后退一步,有点想要藏到水门老师的身后,毕竟是除了琳女神之外第二个和我距离如此近的年轻女人,还是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的。

“啊……好可爱,还往后躲……”

“玖辛奈……”

“知道了知道了……”

“我,我叫宇智波带土,从今天开始是水门老师的学生。”

“晚饭已经做好了,过来一起开饭吧。”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知道了水门老师使出来的手力究竟是哪个级别的。

虽然年龄不大,但我认为我的厨艺在某些极个别菜式上都比玖辛奈要强那么一点点。

边吃饭边观察身边的二人,在看到饭桌上的水门老师的时候,我对于忍者之“忍”的定义,多了更深一层次的体会。

又过了不久,那个在师母玖辛奈面前还知道不好意思的宇智波带土,消失了。

 

晚饭过后,水门老师送我到他家门口,看了我一眼,笑了出来,“不论是卡卡西的事情还是带土你自己的事情,遇到问题的话都可以来询问我,白天看你们吵的那么厉害没想到原来带土这么关心卡卡西,这样老师也就放心了。”
“作为团队合作的基石,亲密的伙伴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亲亲亲……亲……亲密……密??

我脑门上几个问号,水门老师没有说错吧,我可是最讨厌卡卡西了。

所以,有个问题还是要和水门老师郑重的说明一下:

“那个……水门老师,关于今天我问你的问题……嗯……嗯……”

可这话说出来感觉却有点别扭,我不禁低下头,十分的不好意思……

“不要告诉卡卡西。”声音,是挤出来的。

最后抬起头,非常迫切的眼神向水门老师附和了我的意见。

可谁知他却笑得更开了一点,反而用清浅的语气回应了我:

“嗯,我知道了。”

怎么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呢?!!

我的眼神在水门老师和自己的身上循环了几个回合,无果,便放弃了思考这么复杂的问题,反正只要不被卡卡西知道就行了,其他的就这么着吧。

没有了继续询问的冲动,我抬手和水门老师告别,向自己家的方向走了回去。

回程路上因为无聊,稍微抽出一点心思来回忆了一下今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和水门老师对我说过的有关卡卡西的问题,边想边走着,不小心就撞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察觉到了冲击力,稳住差点摔倒的身体,我迅速的笑着看向面前的人,然后话头就愣在了嘴边,这个“抱……”就歉不下去了……

“怎么,又要逃跑吗?”

是卡卡西。

 

 


 

 

 

++++++++++++++++被××嫌弃的宇智波带土的一生    第一幕 TBC++++++++++++++++





 

 

 

 

字匠唠叨:

 

关于堍哥和卡殿的厨艺问题。

曾经看过一个讨论贴,说火影里面能成为大厨的人:

四代,卡殿,鼬神,和一乐大叔。

(估计没有一乐大叔,鸣人会饿死,o(* ̄︶ ̄*)o)

再加上动画中的补充,卡殿的形象真的是愈加高大了起来。

 

但是毕竟带土也是自己生活(那个奶奶设定字匠不太想接受)。

所以虽然不会太高,但字匠还是点了他的这个技能。

而玖辛奈师母,抱歉你只好被黑了,毕竟你老公是那个级别的男神,黑你一点厨艺,应该没有大碍吧……

 

某种意义上字匠真的觉得卡殿和四代有很相似的部分。

都·是·影·级·男·神!!

 


感谢您阅读至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吧。

 

 

 


终:20170831 22:01


热度(12)

© 理智爱疯狂 | Powered by LOFTER